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仅有一味的便当

2018-11-05 09:46:30

仅有一味的便当

我曾不止一次偷吃过他的便当。所有同学里边,就他吃饭的声音,看似香。于是,很多时候我端着自己那个银白色的凹凸不平的旧饭盒就想,他那个精致的塑料印花饭盒里所盛的饭菜,到底有多香? 那时,我与他是的朋友。班上,就我们俩是特困补助生,衣衫褴褛,头发枯黄,精瘦,坐教室的一排。于是,逢春或是秋末,我与他便会窸窸窣窣地在课堂上说小话,发呆,整夜失眠。 因为我们知道,初春要播种,秋末要丰收。对于那些家里没有几亩薄田的富家子弟来说,不管是盛夏还是深冬,都不可能理解,粒粒皆辛苦的真正含义。我跟他说,时常梦见自己的母亲独自一人顶着太阳,在田地里奔来走去,挥汗如雨,他一面细细地听着,一面默默流泪。那时,真恨读书,虽然我们知道,读书可以改变自己的命运,但它也一样在改变着母亲的命运。 我和他住在不同的方向的郊区。我们一同上课,下课,一同骑着自行车,呼啦啦地冲出校门,而后头也不回地分道扬镳。我们顾不得说再见,必须抓紧一切时间,争分夺秒地回到家里。这样,我们才能提上那一盒已经装好的便当,急匆匆地准时赶回学校。 周围其他同学的吃饭时间都是中午,而我和他,每每都是节课后。两人坐在教室的一排,将简洁至极的便当在下课起立时放到凳子上做好准备,老师一走,马上开始狼吞虎咽,大快朵颐。 似乎,我与他已经全然习惯周围那些异样的神情。偶然,他会问我,你的便当好吃吗?我说,还行,不过已经冷掉了,我想热的时候一定更好吃。他看着我的便当,愣了一会儿,接着大吃起来。 记得每次饭后我都会嘲笑他。他跟个永远也装不满的水壶一样,到处找水灌。我说,你一道菜上来,全场顿时一片哗然。原来,掌厨把食盐当成了味精。 许多人都在嚷嚷着要退钱。唯独他,静坐一旁,泪眼涟涟。我想,这仅有一味的饭菜,定在他生活中缺失了很多年。 【我要纠错】 :christine

5310无缝钢管
建筑钢材价格
白酒加盟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