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潭信息港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丹师归来重生

发布时间:2019-06-25 00:16:13 编辑:笔名

无涯苍老的脸上挤出一丝笑容来,颧骨突出,笑纹下陷,让他原先便不和善的脸孔更多了一分狰狞。他视线掠过周不群,盘桓了几秒,终停留在周不群身后、眯眼看他的伊宁身上。难怪当日内门大比时,他就觉得这弟子有些不同。想及昨日孙尧带回的消息,无涯心中一片火热,攥着钥匙的力度也更紧了一分。伊宁在无涯目光到来的那刻已然警醒,他神色冰冷地盯着无涯,不出意外从那张脸上看到了贪婪与*。或许是内心被腐蚀得太狠了,无涯那一张脸在他眼中都是青黑的,处处让他憎恶和恶心。伊宁唇角微勾。他已经猜出,无涯恐怕是盯上他了。可是无涯若是贪婪的恶狼,他伊宁可没说过自己就是纯善的小绵羊啊!周不群忽然醒悟过来,门中流传的无涯以人血炼丹之事也并非虚言,而此人的贪婪与狡诈他早在很久之前就已十分清楚。他眼睛不再盯着那枚钥匙不放,而是冷冷地看着无涯:“你又想使同样的手段?”无涯一笑:“知我者,师侄也。”当初周不群之师在天水阁中亦是天资过人的人物,比起无涯也更强了几分,之所以会栽在无涯手上,便是无涯以其恋人的性命相威胁之故。周不群之师选择束手就擒,但无涯却并未把那女子放走,而是将那女子锁在寒冰狱中,使二人阴阳相隔。先前周不群行事低调也是因此缘故,若不是想着为三个弟子谋一条生路,他说不定此生就要庸碌度过。毕竟,那女子是他师父交代要好好照顾的人,但在无涯的威胁之下,好好照顾他是做不到的,他能做的,也就是保证那女子不死罢了。周不群当初其实是有些恨那妖女的,他师父本可以拥有更好的生活,却因她身死,但因为师父的嘱咐,他只能将怨恨压在心底。这么多年来,他也从毛头小子长成了心思深沉的中年人,渐渐理解了自家师父之余,将那女子放出来的愿望也更迫切了。无涯今日的想法,不过是考虑到他这一支一直以来的惯性罢了,他当初以那女子的身份要挟师父,今日又想让他以放出那女子为条件,想让他交出伊宁。周不群想,他当真有那么蠢么?无涯挑眉:“周师侄,你想好了么?”周不群摇了摇头:“我做不到。”既然被骗了一次,他就不可能被骗第二次。无涯见此却并不感到意外,他摇晃着手中的钥匙,笑道:“既如此,我也只能……我那师兄英明神武了一世,到头来却收了一个不忠不孝的徒儿,真替他不值呢!”说罢,他便直接发力,将那钥匙揉碎,化作铁粉飘在空中。“啪啪啪,带上来!”无涯轻轻拍着手掌,目中溢着自信的笑容,“师侄,你收了个好徒弟,师叔很羡慕你呢!你可知,你这徒弟乃是上古仙人之后,体内流淌着仙灵之血,仙灵之血可以生死人肉白骨,毫无资质的修士喝了,可以立即修为暴涨,放着如斯宝物不用,当真浪费啊!”<a href="http://www.heihei168.com/42/42784/">萌宝出击:妖孽放开我娘亲</a>无涯话音刚落,云层中便忽然走出一群人来,赫然正是伊木堂夫妻二人,以及一干伊家的亲属,便是同为天水阁弟子的伊云飞也在其中。周不群怒吼道:“你简直丧心病狂。”无涯淡淡道:“哼,为了炼成九级丹药,不管做什么都是值得的。我不想和你废话,伊宁,选一个吧,放你的血还是让他们死。”伊宁忍不住看了爹娘一眼。伊家众人显然都未见过这等阵仗,面色有些发白。伊木堂夫妇看着都有些瑟缩,却仍是死死地咬住唇,冲着伊宁摇头。伊家其他人也是,或一声不吭,或面色发白,却没有一个出声出卖伊宁。无涯显然发现了他们的小动作,轻哼一声,出手快若闪电,等伊宁反应过来时,伊家众人均是浑身颤抖,唯有手上的青筋和苍白的唇暴露了他的情绪。周不群拔剑就要动手。无涯“哈哈”一笑,道:“师弟,我奉劝你不要动手,师弟你刀枪不入,可他们,不过是一群不入流的凡人罢了,可没有师弟你那么结实。”周不群冷哼一声,却真的不再动手了。场上气氛一时陷入了僵持之中。无涯得意的笑容再也遮掩不住,话语中也充满了诱惑力:“我要的也并不是你的命,只是一瓶血罢了,难道这么多人的性命,也敌不过一瓶血?”不等伊宁回应,无涯便张扬地笑出了声:“你们这些伪君子啊,我平素便看你们虚伪的模样!”“轰隆隆——”无涯话音刚落,天空中便一阵雷响,万里晴空顷刻间被浓云遮住。无涯面色倏然一变,叫道:“是谁在那里捣鬼?”天空中又是一道惊雷落下,竟恰好轰到了无涯身上,将他一头长发削去了一半,若不是他躲得快,那惊雷定能把他炸成粉末。一道一道惊雷不断落下,天空中雷光飞闪浓云蔽日,让人惊奇的是,那惊雷仿佛只盯着无涯一个人,专往他跑的地方劈。隔了许久,无涯的头发全被烧光,他整个人变成一个笑容狰狞的光头,衣服上亦是破破烂烂看不出原本形状,而他东躲西窜惊慌不已的模样更是让人觉得好笑。伊云翔和伊云渡性子乖张,见此情景已是忍不住出声大笑起来。无涯心中极为恼怒,但惊雷来自天地之力,纵有人力在其中,也并非无涯区区一个元婴可以阻拦的。狼狈地躲窜了许久,无涯只觉此刻比他当年结婴时更为狼狈,然而他渐渐地也领悟了,这惊雷其实并没有要他命的意思,只是在耍弄他,否则以如此磅礴的雷力,要杀死他轻而易举,又何必让他在这么多人面前丢脸呢?落下无数道雷后,天空中的雷声渐渐停止了,浓云散去,露出两道高瘦的人影来。无涯松了口气暗道自己终于可以稍歇一会儿了,再抬头时却发现他绑来的伊家众人早已脱离了他的掌控,被那两道人影护在身后。无涯瞳孔一缩,这二人……来的两人是一对青年男女,年纪都不算大,样貌却十分突出。但无涯心中清楚得很,这二人实力他根本就看不透,说不得早已接触到天道那一面,远非他可以阻挡。<a href="http://www.heihei168.com/67/67589/">原来岁月长衣裳薄</a>但心中明白是一回事,无涯心中早已被欲念塞满,又岂能放弃唾手可得的仙灵之血。他低声问道:“你们是谁,为何阻拦我?”二人中的女子一笑,美目中满是讥讽之色:“夫君,当真好笑!这人说了不知多少回想要我二人的血液,可人到了跟前,他却不识得。”男子点点头,道:“也是,我仙灵一族久不出人世,竟真有人打上了我族的主意,也不去想想自己究竟有几斤几两,一个元婴修士而已,也敢妄想。”那女子美目流转,一双漂亮的眼睛却是看着伊宁,再不肯转移半分。那双眼眸中炽热的情感太过浓烈,照到伊宁身上时便让他起了避退的心思。可他想,自己并没有什么应该愧疚的地方,又何必躲闪?反倒任那女子将他从头到脚看了一遍。他只瞥了那双男女一眼,可只一眼,他就知悉,那应该就是他的亲生父母了,那个男人和他长得实在太像。他二人出现的那一刻,他心灵深处似乎也有什么东西受到了触动。无涯彻底瘫软了下去。他修为只是元婴而已,仙灵一族的传说他却是听过,但是于他而言,传说毕竟是传说,离他实在太远了。他打上伊宁的主意无非是想着他只是流落在外的仙灵族人,却没想到,仙灵一族的动作居然这么快!想及此处,无涯咬了咬牙,口中急剧念叨着,手中也托出了一个金色的圆球,下一刻,出乎人意料的是,无涯的身影竟自众人视线中消失了,唯有空中仍响着他张狂的笑声:“仙灵一族又如何,我无涯想做的事情,从来没有人能阻挡!”但在场诸人都很清楚,若是真被仙灵一族盯上的话,无涯是绝不可能回到天水阁了,纵然在天涯海角,也会有人捕捉他的行踪,让他此生永无宁日。周不群收了剑,面色却算不上好。那妖女……他纵然不愿牺牲伊宁去救,但她,却始终是他的一块心病。那一对男女见几人要走,忍不住出声道:“伊宁。”伊宁神色却极为冷淡:“何事?”“没——”话说到一半却被忽然响起的声音截住了:“伊宁不愿见你们,你们跑得倒快,仙灵一族的人果真越活越回去了。”“越重渊,你!”女子自然是仙灵一族族长夫人沧雨,她心中本就不忿越重渊勾引自家儿子,待看到伊宁真容后,这分不忿也就更加强烈了。狐狸精就是狐狸精,自家儿子那么单纯,被他骗了还不知要怎么吃干抹净呢!沐云深自然也是极度不爽的,不过他是男子,素来表现得又沉稳,他只将那丝不忿隐藏在心中,并不以口舌之言争辩。<a href="http://www.heihei168.com/80/80564/">血脉奔腾</a>越重渊拎着一个人出来,细细一看,这人赫然是无涯。他满不在乎地将无涯扔到地上,道:“我已废去其修为,对了,还有我妖族的那个修士也已经被我放走了,她说她不想见师父你,我没有阻拦。”周不群握着手的剑微微一松。他暗叹着,没错,那妖女确实是这般利落的性子,这也是他当初不喜他的原因。然而心终究是释然了,回归安稳。片刻之后,周不群忽然回忆起这人大大咧咧叫自己“师父”的样子,再看到他盯着伊宁炽热却包含爱恋的神情,周不群瞬间明白了一切。明白是明白,释怀是释怀,可是总有一种好白菜被猪拱了的不爽感觉呢,呵呵。伊宁终还是没有与沐云深夫妇多言,他只是牵着越重渊的手,以一种昭示世界的方式离开了。后记太上长老无涯的坠落在天水阁引起了极大的风波,但天水阁以迅雷之势扶持周不群登上太上长老之位,再以雷霆手段清理门风、训练弟子之事反倒更引起丹界的关注。无涯去世后,周不群两位弟子以金丹之姿登上长老之位,五十年后,天水阁再出两位元婴。唯有那位以天赋闻名的三弟子不知所踪,这也成了天水阁数千载岁月中的谜团。而此刻,三弟子懒洋洋地躺在床上,拍拍男人劲瘦的后腰,让他给自己挪出一个位置来:“让让。”大白狐很委屈地盯着伊宁。伊宁瞥了他一眼,不想理他。这货把他压在床上足足压了七天,现在还来装委屈装无辜了?大白狐仍是委屈地盯着伊宁。伊宁叹口气,似乎是要松口的模样,这让大白狐激动地耳朵都竖了起来。隔了片刻,他才听伊宁道:“去摘果子,要新鲜的滴着露水的果子,不新鲜的不要,摘不到你就不用回来了。”大白狐瞪大绿眸,水光漫漫,委屈神色尽显。他脑袋蹭着伊宁的腿,似乎要唤醒他的良心。伊宁哼了一声,良心,良心早就被这只死狐狸吃了!越重渊无语望天,发怒的爱人可真要命,眼下是大冬天啊,他到哪里去弄新鲜的果子?这小家伙的嘴近被他养得越来越刁钻了,是不是新鲜的他一口就能尝出来。想到上回自己瞒天过海被他察觉了之后,伊宁愣是一个月没让他上床,越重渊就觉得悲从心来。唉,真是痛并快乐着啊。妖王殿下表示,他也很苦恼啊!作者有话要说:这篇文拖了太久了,足足三个月的时间,本来的计划就是二十万字两个月完结。╮(╯▽╰)╭这篇文确实有很多不足的地方,请各位原谅我,近杂事儿太多,写起来也有些不留心了。不管怎样,谢谢各位一直以来的支持。作者求收

葫芦岛牛皮癣专科医院
上海癫痫好的医院
周口治牛皮癣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