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金融

论瞿秋白对创办党的张日报的贡献

2018-12-07 05:38:50

论瞿秋白对创办党的张的贡献

[摘 要] 《热血》是五卅运动期间中国共产党在上海创办的份。它是中共专门指导五卅反帝运动的一张,是中共领导五卅运动的舆论工具和战斗武器,是中国人民反帝斗争的号角和喉舌。作为该报主编和主要撰稿人的党中央早期领导人瞿秋白,为《热血》作出了重要的历史贡献和理论贡献。    [关键词] 瞿秋白 《热血》 五卅运动    1925年6月4日,五卅反帝运动在全国范围内已进入高潮,中国共产党在上海创办了党的历史上份——《热血》。该报虽仅发行了24期(1925年6月4日创刊,同年6月27日被迫停刊),却是中国共产党宣传、组织、推动五卅运动的舆论先锋和中国人民反帝斗争的喉舌。它的出版发行在中国现代革命史和中共报刊史上留下了光辉的一页,也为今天研究五卅运动和党的早期领导人瞿秋白留下了宝贵资料。杨尚昆在瞿秋白就义50周年纪念会上指出:瞿秋白“作为党的中央局成员,作为党创办的《热血》的主编,发挥了重要作用”[1]。作为《热血》的创办者和主要撰稿人,瞿秋白充分发挥自己的才华,为该报的创办和发行作出了重大的理论贡献和历史贡献。    一、瞿秋白对创办《热血》的历史贡献    1925年1月11日至22日,中共四大在上海举行,大会明确提出了无产阶级领导权的思想,并解决了“怎么领导”的问题,其中一个重要方面即将工人、农民等一切革命的阶级和群众组织起来,投入到革命中去。1925年,英帝国主义在上海的巡捕制造了举世震惊的“五卅惨案”,不久五卅运动的浪潮迅速席卷全国,一场大规模的反帝爱国运动由此开始。五卅惨案发生后,当时上海的几家报纸虽然也有个别的对此事作了报道,但总体上反应相当冷淡,或者对事实进行歪曲报道,或者对于帝国主义“惨酷的足以使全人类震动的大残杀案竟不肯说一句应说的话”,表现得十分软弱。斗争的发展呼吁强有力的将各界群众组织起来,推动运动向着有利于革命的方向发展。于是,出版一份中共自己的报纸以及时指导运动成为势所必然。创办党的机关报《热血》便成为党在五卅反帝斗争中组织和领导“工人、农民等一切革命的阶级和群众”的重要途径和方式,瞿秋白则对此作出了历史性贡献。    (一)瞿秋白是《热血》的主要创办者。五卅惨案发生的第二天(5月31日)清晨(也说5月30日晚上),以党的四大精神为指引,陈独秀在横浜桥附近宝兴里的一幢两层楼房里主持召开了中共中央紧急会议。会议决定成立行动委员会领导五卅运动,同时决定出版《热血》以加强党对斗争的领导、宣传,动员民众参加反帝斗争,鞭挞帝国主义者的屠杀罪恶,与反动军阀进行坚决斗争。在群众反帝斗争高涨的形势下,如果有一张中国共产党自己的,就能更好地及时地指导群众的反帝斗争。在1925年1月22日党的四届中央执行委员会次会议上,瞿秋白当选为中央委员,与陈独秀、蔡和森、张国焘、彭述之组成中央局,并与蔡和森一起担任中央宣传部的委员。因此在党中央决定创办《热血》后,任务自然地落在了瞿秋白的身上,瞿秋白也全身心地投入到了报纸的创办工作中,包括确定报纸名称、题写报头、撰写《发刊辞》等工作均由他完成。例如,报名“热血”便是瞿秋白深思熟虑的结果。《热血》创刊的前一天(6月3日),郑振铎、胡愈之、叶圣陶、沈雁冰等创办的《公理》创刊,报纸旨在发表“万忍不住的说话,以唤醒多数的在睡梦中的中国人”。瞿秋白固然为老朋友们的举动而高兴,但又觉得报纸名称太温和,他说:“这个世界有什么公理呢?解决问题的,只有热血!”[2]P240因此,在《热血》的《发刊辞》中,瞿秋白直接阐明了报名的内涵:“洋奴,冷血,这是一般舆论所加于上海人的徽号,可是现在全上海市民的热血已被外人的枪弹烧得沸腾到了顶点了;尤其是大马路上学生、工人同胞的热血已经把洋奴冷血之耻辱洗涤的干干净净。民族自由的争斗是一个普遍的长期的争斗,不但上海市民的热血要持续的沸腾着,并且空间上要用上海市民的热血,引起全国人民的热血;时间上要用现在人的热血,引起继起者的热血。”“创造世界文化的是热的血和冷的铁,现在世界强者占有冷的铁,而我们弱者只有热的血;然而我们心中果然有热的血,不愁将来手中没有冷的铁,热的血一旦得着冷的铁,便是强者的末运。本报特揭此旨,敢告国人!”[3]P可见,瞿秋白以“热血”作为报名是为了提醒国人不要忘记帝国主义残杀中国同胞的暴行,激励人民团结起来共同推翻帝国主义在中国的反动统治。    (二)瞿秋白是《热血》的主要撰稿人。瞿秋白是从编刊物、当开始走上革命道路和党的领导岗位的。中共四大后,瞿秋白积极贯彻会议精神,以工人运动与民族革命运动的关系为侧重点,有计划、有步骤地撰写文章。在担任《热血》主编后,他发挥自己的特长集创办者、、主要撰稿人等多重角色于一身,为该报的出版发行立下了汗马功劳,成为该报的主要撰稿人。据瞿秋白夫人杨之华回忆,瞿秋白在上海闸北华兴路56号一间狭小的陈设很简陋的客堂里,就着一张白木长桌和几条长凳,冒着酷热的天气写社论、审文稿、当、做校对,直到付印出版。据统计,在《热血》出版发行的24期中,瞿秋白撰写社论、时评共21篇,杂感、小言23篇,并经常撰写一二百字的编者按。例如,在《热血》24篇社论(包括《发刊辞》)中,就有第1、5、6、7、9、11、12、14、16、19、20、21、22、24期共14期的15篇社论出自他之手。为了写好社论,瞿秋白总是每天一早就买来新的书报阅读,根据新的材料和工人所受的帝国主义欺压凌辱的具体事实写好每一篇社论。又如,在1925年6月12日和6月13日的《热血》第9期、第10期,瞿秋白分别用“热”“血”“沸”“腾”“了”等笔名写了8篇杂言,题目分别是《巡捕房的假证人》《枪弹究竟应当从那里进去?》《上帝呢,还是财产?》《贼的伎俩》《蔡廷干的标示》《也是一种爱国方法》《江亢虎辟赤化谣》《小吃齐心酒》。这些社论、时评、杂感和小言针砭时弊、用语犀利,是党领导五卅运动方针政策的集中凸显,对于运动的发展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    二、瞿秋白对创办《热血》的理论贡献    马克思说,报纸的好处就是它每日都能干预运动,能够成为运动的喉舌,能够反映出当前的整个局势,能够使人民和人民的日刊发生不断的、生动活泼的联系。作为主编的瞿秋白,利用《热血》这块阵地团结全国人民,批判帝国主义、买办阶级,与敌人展开了激烈的搏斗,使《热血》成为领导五卅运动深入推进的一面旗帜。    (一)揭露帝国主义的罪恶行径。五卅运动源于帝国主义对中国的欺凌和压榨,导火索是日本帝国主义枪杀中国工人顾正红。对于帝国主义在中国犯下的罪行,瞿秋白写了《外人大屠杀之目的》《巡捕房的假证人》《枪弹究竟应当从那里去?》《上帝呢,还是财产?》等文章,愤慨地揭露了敌人屠杀中国工人、伪造证据、颠倒黑白、百般狡辩、为屠杀中国人找借口等行径和伎俩,等等。他在6月6日的《外人大屠杀之目的》中揭露:“上海日本纱厂日人枪杀工人,随着便是南京路的大屠杀”;“前半个月大连日本工厂的监工杀死好几个工人,前一两礼拜时,青岛日纱厂命令温树德的海军陆战队枪杀工人七八名,拘捕八九十人”;“上海惨杀后三四天,汉口英美烟厂罢工,工人又受枪伤,死伤数十人”[3]P209。在6月12日的《巡捕房的假证人》中,瞿秋白斥责帝国主义在屠杀中国人之后,却由外国人来裁判中国人的伎俩。揭露帝国主义侵华的冷血行径,唤醒中国人的热血,这也符合《热血》创办的初衷。    (二)抨击军阀政府的卖国嘴脸。中共领导的五卅运动如火如荼、势不可挡,迫使北京政府不得不与帝国主义国家进行交涉。但在交涉的过程中,军阀政府妥协、伪装。北京政府特派交涉员蔡廷干、曾宗鉴到上海调查五卅惨案,但是当他们看到工人提出的罢工“十七条”后立刻变脸,甚至公开说“尚须有所选择”。对此,瞿秋白在《五卅交涉的危机——注意亡国政府的外交政策》中严厉指责蔡、曾二人:“这是什么话!”“小限度的要求,还要选择!”并严斥他们不是来调查五卅屠杀案的,而是来替帝国主义者破坏“三罢”,向国民宣战的[3]P。他在6月5日的《监督政府外交》中这样分析:“这种屠杀惨剧,假使发生在能稍微独立的国家,至少也要预备宣战”[4]P21;而北京政府方面的政策恰刚刚与此相反,北京政府派来两位大员,前天刚到上海就对新京报的说,“将来交涉地点,当在北京……得于沪上和平解决,有所期盼”,“余等所希望者,为缩小罢工罢市之范围,缩短罢市罢工之时间,使大事化小,小事化无,则风潮自易收束,交涉自易解决”[4]P21。在瞿秋白看来,北京政府的这种态度无异于代表外国人要中国人赶紧投降。因此,他呼吁“全国国民,赶紧起来监督安福政府的外交”[4]P22。对军阀政府的有力抨击有助于帮助群众认清军阀政府的卖国嘴脸,坚定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坚决斗争的决心。    (三)鞭挞买办阶级的妥协伪装。上海的大资产阶级在五卅运动期间同样具有妥协性和动摇性。瞿秋白先后写下《上海总商会究竟要的什么?》《江亢虎辟赤化谣》等文章,对他们的这种倾向予以严词抨击。6月10日,面对上海总商会删弃罢工工人提出的撤退外国军警、取消领事裁判权、工人集会结社自由等条款的做法,瞿秋白发出了“上海总商会究竟要的什么?”[3]P217的质问,尖锐抨击总商会牺牲民众利益、垄断交涉、讨好列强的行为,揭露他们的妥协伪装,并呼吁中国的民众赶紧起来“改正商会的妥协主张”[3]P221。他在《江亢虎辟赤化谣》中明确指出:“糊涂的毕竟糊涂——江亢虎的宣言,尽说着‘缩小范围,期于速了。’真听了他的话,便成了‘软持不到底!’”[3]P215    (四)歌颂工人阶级的战斗精神。五卅运动期间,工人阶级是起来反抗的阶级,也是斗争顽强、持续时间长的阶级。对此,瞿秋白在《热血》上对各地工人阶级的战斗情况进行了如实报道和热情歌颂。他在6月8日的《工商学联合会与上海市民》中写道,“上海工人是反抗侵略和压迫的一大势力,假使他们没有组织,没有行动之自由,中国民族是永世不能得解放的”[3]P196。在瞿秋白领导下,6月6日的报纸分别以《外国报馆华工全体罢工》《各西饭店华役罢工》《外国书报业工人罢工组会》《英美司印刷工人全体罢工》《工部局工人亦罢工》《华商西文印务各公司工友罢工》等为题,对上海工人的罢工情况进行了颂扬和报道。同日的报纸还刊载了《上海总工会宣言》,提出了工人阶级的七条要求。这一切鼓舞着工人继续斗争的勇气,指引着工人继续斗争的方向。    (五)唤起全国各界人民的团结。正如瞿秋白所说:“民众靠民众自己的力量!”[3]P267五卅运动源起于工人阶级,但在上海发生后迅速在全国范围内展开,工商学各界同仇敌忾共同对抗帝国主义的进攻。在瞿秋白看来,外人屠杀中国人的目的是“外国人只想把中国变成他们的殖民地,要使中国人都做他们的牛马奴隶,替他们做工,而中国的富源物产完全归他们所有”[3]P190。所以,中国人要“都组织起来,团结我们的力量,一致反抗,无论如何不让外人达到他们的目的”。他认为,我们的敌人,是一切帝国主义的国家。他明确要求人民群众“必须用‘坚持’与‘团结’这两个武器,二者缺一决非侥幸所可得着。‘团结’尤为重要,因为不团结便不能坚持”[4]P9。报纸认为,“外人欺负中国人,就是因为中国人虽多而无团结,好像一堆散沙,任他们作弄。只有我们有了的坚固的团体,才能免得他们作弄,才能得着此次流血的胜利”[4]P7。为了激发各地群众团结斗争的信心和勇气,《热血》还对北京、天津、湖北、开封、九江、安徽、湖州等地的运动予以积极报道。    (六)指示五卅运动的斗争方向。虽然五卅运动因在上海的日资内外棉七厂日籍职工枪杀顾正红而起,但《热血》认为五卅运动的斗争并不仅仅止于要惩凶赔款,关键是要废除不平等条约。6月4日的报纸指出:“大家既然一致地反抗,便应当有一致的要求,然后可以得到终的胜利。”[4]P2之后,“我们提议:(一)商工学各界要严密组织,一致坚持,各界再联合组织代表会议和总执行机关,指挥全埠的反抗运动;(二)提出一定的共同的条件,不达目的,誓不开市开工;(三)这些条件应当普遍全国各界,同时救援。凡有租界之处一律罢市罢工,尤其是为外国人服役或做工的人必须赶紧组织罢工。我们所拟的条件如下:一、释放被捕市民学生工人,赔偿死伤损失,撤掉英日领事;二、永远不准屠杀中国人,侮辱中国人;三、取消工部局,永远不准用外国巡捕,撤退外国驻华之一切武装势力;四、取消外人纳税会议,华人管理租界市政;五、承认华人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罢工之自由权;六、打消印刷附律及码头捐等案;七、收回会审公堂,取消领事裁判权;八、迅速解决工潮,日本纱厂当允许罢工工人之要求。”[4]P7从6月5日开始至6月27日停刊,报纸均以刊头的形式将上述所拟八项条件以《我们的要求》为题完整而郑重地发表。并指出,我们“不达目的不止”,旨在造成舆论团结全国各族人民争取运动的胜利,从而为五卅反帝斗争指明正确的方向和目标。    在2013年8月19日的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习近平强调:“意识形态工作是党的一项极端重要的工作。”以中共四大精神为指导创办发行的、瞿秋白亲自主办的《热血》,以先进的办报理念、鲜明的办报宗旨、独具的办报特色、犀利的文风笔力,充分发挥了党的意识形态的作用,沉重打击了帝国主义的滔天罪行,深刻揭露了封建军阀的卖国嘴脸,及时抨击了买办资产阶级的妥协行径,有力唤醒了广大工农学商坚决投身反帝斗争。虽然存在时间短暂,却为我们进一步深入研究瞿秋白生平思想和五卅运动提供了宝贵史料,其所积累的宝贵的办报经验对我们党后来直至今天办好党报也有重要借鉴作用。○

责编:传媒

水稻运苗机
电鱼枪价格
上海宝山注册公司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