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潭信息港
金融
当前位置:首页 > 金融

第三百二十一祭祀二合一大章

发布时间:2019-06-25 23:04:36 编辑:笔名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功法修改器正文卷 第三百二十一 祭祀(二合一大章)(小说屋 )众多居民从地上爬起,颤颤巍巍回了自己住所,街道重新变得空荡,互相之间没有任何交流,似天师二字不可提。“天师是谁?”石焱坐在马车上,向车夫问道。“天师?”听到天师二字,车夫神情变得恭敬,如思神祇,却一字都不肯说。“唉……”石焱幽幽一叹,他越来越觉得宁乾城的人不对劲。“萱儿,去看看。”“公子稍等。”萱儿从车厢掠出,在众尸体周围绕行一圈,又在被灰衣人刀罡一分为二的马车旁检查一番。灰色灵力一息掠出,又一息收回。“灵使?”车夫瞪大眼睛,嘴唇哆嗦了两下,他这次准备宰的富家子弟石焱,其侍女竟然是一名灵修?想到他刚刚绕路,还准备多要钱,车夫不由后怕出一身冷汗。敲诈灵修的主人,这不是找死吗?“公子,车厢内原本就没人,这是一个陷阱。”萱儿回到车厢。“陷阱么?”石焱心神一动,看向街道远处。夜幕中,有一名名身着道服的童子出现,不住往天上抛起黄色道符,先是十人,随后越来越多,石焱一眼扫去,少有百人。在这些童子拥簇中,中心处有数十名成年道人,抬着一轿子,轿子露天,无轿壁只有轻纱,随风摆动。“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所有人嘴唇颤动,道音不绝,如佛宗密音。石焱先还能听清,到越来越密,嗡嗡不断,令人头疼不已。石焱五窍秘力流转,六识皆封。萱儿灵力流转,竟无用,动用灵血血力才止住道音的侵袭。与石焱、萱儿相比,车夫对道音毫无痛楚,反而一脸舒畅、崇敬,牵着马将马车靠墙停下,以免挡住天师座轿,他在马车前跪地。不一会,刚刚回去的众居民再度出现,齐齐跪下,一脸痴迷着聆听道音。石焱皱眉凝视着中央轿子,那里面坐着的就是天师么?灰衣人离开的方向,有厮杀声起,能够看到,远处房顶上站满了兵卫与道童,刀影不断,血染长空。天师队伍与石焱擦肩而过,如此近距离下,月光略透轿子白纱,能够看到里面盘膝坐着一人,手持拂尘。其视线似能穿过帘子与石焱对视。就在轿子与马车并行的一瞬,队伍突然停下,道音不减,不再前行。见此,石焱轻笑一声,靠在车厢边缘,单手握住了噬魂剑柄,与轿内人隔帘对视。萱儿眼神变得冰冷,瞳孔呈现一抹灰意,天际,灵气开始汇聚,风云浩荡。一股股因灵气汇聚生出的灵风刮下,将轿子帘子刮得猎猎作响,里面人影时隐时现。依稀能看到是个紫袍道人,看不见面庞。“咳!”里面紫袍道人轻咳一声,剧烈荡响的帘子瞬间停摆,变得纹丝不动。停下的队伍再度前行,道音变得越来越高,越来越密集。队伍渐渐看不见,道音也飘远不可闻。萱儿皱眉道:“公子,这道人有问题。”“嗯,静观其变就好,这宁乾城越来越有意思了。”石焱散去五窍秘力,手掌摩挲噬魂剑柄。“车家,还请速去富源客栈。”“是,是。”车夫从地上爬起,不敢再耽搁,从石焱与天师的对目他就能瞧出,石焱很强,平时见天师不跪地拜伏的,都死了。很快,富源客栈到。“多少钱?”石焱与萱儿下车。眼前,是一三层的客栈,为木石混合制造,墙木老旧,客栈看样子有些年头了。上面富源客栈四字很显目。“不要钱,不要钱。”车夫连连摆手,讪笑着。石焱回以微笑,车夫不懂石焱意思,跟着堆起更浓郁的笑容。下一息,石焱双目变成土黄,大荒气息弥漫,两轮漩涡印入车夫眼睛,令车夫神情恍惚。“天师是谁?”车夫神情略显挣扎,在石焱的大荒六字迷魂经加大力度下,变得平静,摇头表示不知。“将你所知道有关天师的一切讲出。”石焱换了一种问法。车夫呆滞说道:“天师为府城来的高人,是城主信任之人,半个多月前来到宁乾城,城中鬼魅皆为天师所灭,因道术高超,被城主尊为天师,每日正午、午夜做法,分阴阳二法,白日灭鬼魅妖邪,晚上做法则能得到圣水,喝下可令我们身体强壮,百毒不侵……”听到这里,石焱已经不想听了,这宁乾城主被天师架空了?或者说入了魔?言听计从。“天师让你死你会死么?”石焱直指生死。闻言,车夫脸上露出一抹狂热,双手捂胸跪地:“喝下圣水后再也无惧死亡,死亡能迎来新生,下一世就能成为天师一般的人,生生世世,魂魄不灭。”唰!石焱竖臂凝罡,一道臂罡斩下,车夫身体被一斩为二。身体被斩开后,车夫神情舒畅,眼中恢复许清明,他身下竟没有丝毫血迹,反而出现一只只细小多腿虫子,虫子接触空气,幼小残缺的抽搐几下死亡,其它完整虫子钻入地下消失不见。车夫死。火罡凝现,将车夫尸体以及残虫烧成了灰烬。石焱与萱儿进入客栈,这车夫体内已经被虫子啃光了,也不知如何活到现在,靠什么维持身体。从外面看去,与正常人一般无二。他也是内劲探入车夫身体才发现的,整个宁乾城如车夫这样的活死人,有多少?客栈中心为柜台,柜台后有一名八字胡男子,看穿着是掌柜。“掌柜,可有空房?”石焱环扫周围,一楼坐有不少人,这些人眼睁睁看着他将车夫杀掉,只是隔着远没看见虫子。都是来寻宝的武者,不是宁乾城本地人。石焱一眼扫去,发现一人看不透,其他都是后天武修,连一名先天或灵修都没有。见石焱扫来,一个个低眉顺眼不敢对视,只有一人与石焱对视,还拿起手中酒杯,微笑敬酒。此人头戴黑色斗笠,身材略胖,看不清真容,是一名女子,正是石焱看不透修为之人。要不修行敛息功法,要不是普通人,要不修为与石焱仿若,没有其它可能。虽看不清真容,但腕臂上疤痕密布,极显丑陋。“有的,要几间?”掌柜满脸笑容,不敢怠慢丝毫。掌柜刚刚瞧视分明,罡气啊,虽然他是名普通人,分不清地罡罡气与各级罡气的区别,但石焱弱也是先天,先天代表着已不是凡人。“一间。”萱儿抢先答道。“好的,二位客官请随我来。”掌柜驱离小二,亲自掌灯带石焱上楼,身令登记都免了。三楼甲字号房间,在靠边缘,窗口面街。石焱瞧视房间陈设,没什么意见,取出一张银票转身递出。“公子有什么需要,可随时吩咐我。”掌柜腆着笑脸接下银票,将门带好离开。萱儿将窗户打开,外面一片寂静,没有府城不夜街道的喧嚣。街上,客栈小二将马车牵走,把地上车夫的焦黑残躯清理干净,至于报官?谁敢?石焱站在窗口,江阳镇还没到,这小小一宁乾城就让他看不透了,不过倒是不担心,宁乾城再看不透,能有江阳镇邪?鬼物狡诈,能力太杂,不能单纯以层次划分小觑。江阳镇是鬼物汇聚之地,宁乾城离靠这么近,一个月没事已经让他很惊奇了,有古怪正常,没古怪才是大恐怖。萱儿开始整理床铺。夜半。月光如实质,汇聚入萱儿身体,其中有一股月华,在萱儿身体过滤一遍后,化成漫天晶华散出。石焱盘膝而坐,将晶华全部吸收。这时,街外突起嘈杂。石焱中止修炼,猛地睁目,萱儿也从床铺蹦起,警惕扫视四周。萱儿耳廓中灵血潺潺,美眸一闭一睁间肯定道:“公子,有杀戮声。”石焱身形一闪,出现在窗前,向下眺望。可以看到,街上满是手持火把与兵器的兵卫、道童,这条街上客栈很多,这些兵卫与道童专找客栈。一家家进去搜查,然后传出打杀声,接着,或生或死的人被架出客栈拷上锁链,塞入一架架囚车。囚车在街上排成了长龙,一眼望不到头,里面很多都塞满了人,如塞野兽般,挤压在一起,直到完全放不下为之。有几百名兵卫已经进入富源客栈,开始抓人。“公子,他们抓的好像都是外地人,本地人一个都不碰。”萱儿讲出了自己的发现。“是的,你看那里。”石焱移目向城中央方向。城中央一团火焰升起,将长空染红,有道音越来越高,即将扩散至全城。午夜的祭祀么?所谓祭祀就能得到圣水,喝之强身健体,可入六道轮回而无损。“按车夫所言,这就是午夜的那场祭祀吧?可祭祀抓这些外地武者干什么?”萱儿奇怪自语。石焱目光深邃,幽幽道:“因为祭祀需要祭品啊。”萱儿身体一震,祭祀人?这时,屋外走廊传出厮杀声,武者不是羔羊,会任人宰割。石焱指着下方众兵卫道:“你看这些兵卫,明明一个个才气感、炼体境,强些的带队者才淬骨,可一个个龙精虎猛,力大无穷,堪比淬骨、搬血境的武修,萱儿你不觉得奇怪吗?”“奇怪。”萱儿重重点头,试探着推测道:“难道,与祭祀得到的圣水有关?”“正解。”嘭!房屋门被撞开,一行兵卫闯入,见到屋内有人,就待持刀抓人。对此,石焱都懒得回头看一眼,手掌隔空一握,房屋中央靠桌而立的噬魂剑,瞬间出鞘。锃!只听得一道剑鸣,噬魂剑被甩至门前地面,石制地面如豆腐,噬魂剑轻松插入一半。哗!黑剑立地,蝌蚪状符文如闻到了腥味的猫,疯狂蔓延而出,如张牙舞爪的八爪鱼般眨眼堵死屋门口,将已经冲入几人缠裹吞噬。一裹一绞,统统魂魄被吞噬而亡。还没冲入的兵卫也没逃掉,蝌蚪状符文主动出击,将其全部吞噬。相比其它房间内的杀戮、冲突,石焱所在房间格外平静,门前一堆死尸,门内一柄噬魂剑静立,蝌蚪状符文收敛回剑身。石焱背负双手俯视下方。富源客栈门口,有两名道童静立,抬头与石焱对视在一起。小说屋

广东哪家专科医院治疗癫痫好
南阳白癜风好的医院
宁夏好的专治癫痫病医院

上一篇:我的同居女神

下一篇:网游之蛮荒曙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