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潭信息港
军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

原罪之环 第二十五章 契约

发布时间:2020-01-16 19:39:00 编辑:笔名

原罪之环 第二十五章 契约

“请夫子息怒,根据当年的婚约,只要双方同意解除婚约,那本婚约便再无效约。因此我们上门造访孔上府是带着极大的诚意而来的,只要孔夫子您同意解除,那么本家族的赔偿会令您满意。”伊芙依旧保持着恭敬的态度说道,“如果您担心声誉的话,让本家族来承担这个臭名就行了。”

“呵?赔偿?声誉?”孔夫子冷笑道,他一步一步走向丹尼斯与伊芙,双手紧紧地握住拳头。

“我的挚友,请你停下脚步。”丹尼斯眯起眼睛,单手摸在腰间的西极刺剑上。“假如你顽固再三,我不介意跟你来一场久违的‘聚旧’。”

“还请夫子再三考虑。”伊芙底下身姿,向夫子示意歉意。

“所谓的赔偿,道歉,声誉,其实这些对于老夫来说是毫无所谓的。”孔夫子停下脚步,轻轻抬起手,周围的所有元素突然暴动起来,仿佛整个大厅塞满了隐形的炸弹,随时爆炸。

“但是夏对于老夫来说,是如同另一名亲生的孙子般看待。而今年你们西极人却想尽办法,虚假鞠躬,以为你们所谓的钱财与财富就能足够补偿给我们?”

“这是一份耻辱!”夫子大声怒吼道,“假如老夫私自答应,恐怕夏会一辈子也瞧不起老夫...”

“...同时他会更瞧不起自己!”

“难道老夫连自己弟子的声誉也无法挽回吗?!”孔夫子眼中布满血丝,愤怒地盯着眼前的两人,“真是笑话!可笑之极!”

孔夫子单手微微一握,元素的暴动瞬间到达极限的界点。

丹尼斯叹息一口气,拔出了刺剑,对身后的伊芙轻声说道:“等下小姐你立马撕开卷轴,到了这种时候我的挚友不会讲任何道理的。”

“嗯,你自己小心。”伊芙应道。

老管家举起刺剑,直指着孔夫子,他的眼睛越眯越细,但是眼神中的精芒宛如刚苏醒的暴怒狮子,死死地盯着眼前的猎物。

“请两位稍停一下,小女子有话要说。”另一道少女的声音从大厅外传来。

三人回头望向大门,只见羽海慕纤走入大厅,手中紧紧地握着金色的卷轴,妖红色的瞳孔盯着眼前的三人。

“在两位决意切磋之前,不妨听听小女子建议。”她打开手中的金色卷轴,放在大厅的桌子上。“还请看一看,这是当年的婚约契约书,上面清楚地写着各种双方必须遵守的规则。”

伊芙走到桌子前,望了一眼这名白发红瞳的少女,之后把视线放在金色的卷轴上。

卷轴的上半截清晰地写着双方结婚之前的要遵守各式各样的规则,还有达成婚约之后的财产要如何分配之类。

而下半截的下,清晰地写着假如双方要解除婚约所要遵从的规则。

“请看这里。”慕纤指了指卷轴的端,念了起来:“双方必须遵从此契约,假如一方刻意毁约,将会承受一切的后果,包括损失一切的名声,还有承担‘天罚’的降临。”

“‘天罚’?”丹尼斯不解地望向伊芙,只见伊芙不经意地抿了抿小嘴,但是服侍伊芙多年的丹尼斯却看得出这个小动作。

这是伊芙心惊害怕时,故意隐藏自己情绪的小动作。

“这轴卷轴...是由教皇他亲自献给圣·紫荆花家族的。而当年,看重此婚约的圣·紫荆花家族便把这此卷轴拿出来使用...”她的话语有些颤抖,“所以卷中所说的‘天罚’,恐怕是来自光之女神茉莉安的‘天罚’。”

“不是神父拿来随意宣传恐吓小孩子的‘天罚’,而是真真正正来自神明的‘天罚’。”

丹尼斯倒吸一口凉气,还好之前并没有太操之过急,他实在不敢想象这名不过十四岁的女孩要如何承受得起来自神明的‘天罚’。

“当然,也有真正解除婚约的方法,就跟本小组之前所说的一样。”伊芙指了指下面的一句话。

慕纤点了点头,继续念道:“只要双方家族,或双方本人亲自同意解除婚约,那么本婚约便会无效化。”读完后,慕纤开口说道:“也就是说,假如圣·紫荆花家族或者您,乔安娜·伊芙想要解除本婚约,必须征得夏本人的同意才行。”

“等下,你是说必须要夏本人同意?”伊芙猛地转过头,望向慕纤,“为什么孔上府不能为夏做出主意?卷轴上面清清楚楚写明,只要双方家族同意...”

“没错,是双方家族同意。”慕纤对着贵族少女微笑道,“但是各位贵客可能为了赶路而太过匆忙,并没有收到这道惊鸣整个大陆的消息。”

“早在数十天前,夏就已经被孔夫子驱逐出府,并断绝了师徒关系。”

“所以夏本人已经跟我府再无任何关系,所以各位贵客即使再逼迫我们孔上府,我们也无法做出有效应的答复。”

“因为以现在来说,夏并不是我们家族的人。只有得到夏本人的同意,这道婚约才能成功解除,我们孔上府无论为各位贵客做出怎样的解除婚约尝试,恐怕都是白费力气。”

“假如各位贵客对这道消息有所怀疑,当然您们大可以去查探这道消息的真伪,小女子相信您们有自己的渠道方法去验证这道消息。”

“至于夏现在他身在何处,我府也无法得知。”

“毕竟,他已经与我府再无任何关系。”

丹尼斯像是泄了气般叹了一口气,“换而言之,就是说要我们亲自找到夏,并让他同意,之后这门婚约才能成功解除吗?”

伊芙没有理会丹尼斯的话语,只是静静地盯着桌子上的金色卷轴。

“小姐,小姐!”丹尼斯轻声提醒声道,半刻后伊芙终于回过神来,“嗯...嗯好的。”

她深呼吸一口,说道“既然夏与孔上府再无关系,那么本小姐打扰各位了,本小姐再次向各位道个歉。”

“那么时候也不早了,我们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解决,时间也比较紧迫。就不在孔上府逗留了。各位,告辞。”伊芙倾身鞠躬,对着两人行礼告别,之后带着丹尼斯走出了大厅。

丹尼斯临走前,用深刻歉意的眼神望了望孔夫子,接着跟随着伊芙离开了孔上府。

孔夫子呼出一口气,压下自己愤怒的心情,对慕纤开口说道:“这样真的好吗?”

慕纤点了点头,妖红的眼瞳始终望着远方。

“这样子就好,不论夏终是同意还是拒绝...”

“只要她们两人能找到夏师弟,那么她们一定能帮助身在绝境中的他。”

......

乔安娜·伊芙坐在马车内,不安地摸着小茶杯,等待着丹尼斯的消息。

只见丹尼斯拿着一块蓝色与一块白色的碎布,轻轻一捏,两块碎布便燃烧了起来。

“这是夏之前所穿的衣服,可以用来寻找他所在的位置。”丹尼斯解释道。

“你是什么时候拿到这两块碎布的?”伊芙好奇问道。

“在我们离开的时候,我用了它。”丹尼斯指了指肩上的纸鸟,“它是使魔一种,在上空中飞向难以察觉,适合偷窃与偷听情报。”

“...丹尼斯,你说我会成功么?”突然间伊芙不安地问道。

“一定会...不,小姐,您必须要成功。”丹尼斯眯起眼睛,看着燃烧中的碎布。

半刻后,他终于开口道:“好了,找到了。他在数十天路程外的一个城镇上。”

伊芙望向远方,深蓝色的眼瞳露出坚毅的眼神。

“好,众将士听令,出发!”

宝鸡市千阳县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福田区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西宁的治癫痫病专科医院
治疗牛皮癣医院兰州哪好
宁夏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