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潭信息港
教育
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

妞非在下 第135章 扈云娇的礼盒

发布时间:2020-01-16 14:23:05 编辑:笔名

妞非在下 第135章 扈云娇的礼盒

“好家伙,我们差点捅了一个马蜂窝。”宗智联直到陆有蓉和两个老妪走了良久,才咧嘴哎了一声。

穆清雅也心有余悸地点头。她也看出那两个老太婆不是众人惹得起的存在。

“那两个老太婆好厉害,是什么玄气功夫能隔空擒物啊?还敲一下拐杖就把人震趴下。”吴喆一边扶起萝莉苏苏,一边问宗智联。

虽然不清楚也无法感知玄气星级,但在吴喆的直接感觉中,似乎也就白长老等人差不多能和这两个婆婆相比。

“哼,我娘轻松做到。我发威的时候,也差不多。”苏苏揉着屁股起来,嘴里不服输地哼着。

当她站稳后,注意到周围宗智联、扈云伤、穆清雅都将奇怪的目光投向她。不是在意她的夸口,而是都想问:说起来,这个喜欢自作多情背台词儿还总忘的小丫头,是谁啊?

吴喆刚想介绍一下,却发觉自己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来历……

苏苏叉腰叫道:“看什么看,俊朗的少侠没见过吗?”

众人有点耳熟的感觉。

“这句话我在哪里听过吗?”扈云伤呆呆地自言自语。

吴喆和穆清雅转念想到了什么,纷纷一瞬间撇嘴想笑。

“你说话的腔调和我一些场合像极了……”宗智联算有自知之明,略俯下身,歪着脑袋对着苏苏道:“难道你和我有血缘关系?十来年前还穿着开裆裤的我,曾做下什么孽债了?难道有女子暗自倾心于我,对尚且年幼的帅哥就下了毒手,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

“呸!”苏苏挥手就要抡他耳光,宗智联连忙躲开。

吴喆讶道:“哎?怎么我平时打你,你都躲不开。她一伸手你就闪开了?”

“她能和你比吗?”宗智联嗤之以鼻。摇着扇子哼哼唧唧道:“你瞧瞧她那胸脯,在宽大的衣裳下面都等于没有了,而你鸽乳耸隆翘臀浑圆,以后大有可期,我一不留神就着了道呗……”

“你才鸽乳!你才翘臀!”吴喆连环两脚把宗智联踹到一边去。

“哈哈,你这人好弱!”苏苏指着宗智联大笑。

“去一边玩去。没见过帅哥被美女打吗?”宗智联拍拍屁股毫不介意。

吴喆转向萝莉:“好了,苏苏,你介绍一下自己好不好?”

“我……”苏苏眨了眨眼睛:“介绍啥?”

她有些背台词怪癖,但不是个傻子,早就将[孤]的自称改为了[我]。

吴喆虽然听过她自称孤,但并不知道太子的习惯,自然未曾联想到一起。

扈云伤在旁道:“就是说说你是什么身份,莫非是戏子出身?”

“当然不是!”苏苏怒道。

宗智联看出丫头身上有些玄气痕迹:“你爹是谁啊?”

“我娘说爹率领一群猴子占山为王了,不肯丢下家业来当我爹。”苏苏仰着脑袋撅嘴介绍道:“还说谁敢自称是我爹。就让我老大耳光扇过去。”

这当娘的教给孩子的都是什么话……穆清雅等人面面相觑。

什么率领一群猴子占山为王……还有这样的人?

宗智联还摸了摸脸颊,幸好刚才闪得快。

“那你今天这么闯到这里来了?”吴喆问。

“为了抓一只胖兔子,哎呀!”苏苏一拍脑门儿:“兔子呐?!”

她立刻踉踉跄跄地到处找,却见洞中早就不见了那只肥兔的踪影,立刻拎起衣角追了出去。

外面天色早黑,如何捉得到?四人无语。

“要不要盯着她?”扈云伤问吴喆道。

“她算是帮我吧,又不是敌人。”吴喆耸了耸肩膀笑道。

宗智联突然发现了两件东西:“若瑶,你的双弯刀怎么出鞘了?还被钉在了那里。事情很紧急?”

他指着墙上还被卡着的弯刀。走过去用胳膊比了一下,讶道:“哎呀。难道你被囚在此处?”

穆清雅、扈云伤顿时担忧地瞧着吴喆。

宗智联的脸色变得很精采:“怪不得那小丫头说什么女淫贼……”

“不是你想的那么回事,她没得手。我们先一边找一边说。”吴喆连忙解释,同时开始在山洞中翻动各种东西,想试试看能否找出陆有蓉的身份线索。

穆清雅等人很自然也开始帮忙。吴喆就一边翻动一边讲了一下刚才的情况。

大致的事情都讲了,但自己占便宜什么的自然略去。

听到竟有手摸别的女子胸口锻炼玄的玄女功法,穆清雅听得面红耳赤。

扈云伤也尴尬地咳了两声。

“哎呀呀。漏了一场大好戏。而且那女贼人、哦,叫陆有蓉?她真不争气,居然没有占到什么便宜还走火入魔了。”宗智联毫不脸红,反而顿足捶胸:“你这么一说,我才想起她胸部那般宏伟。当时一心戒备竟没有多看几眼。诚为可惜可惜。而且她修炼如此淫邪之功法,不想竟失之交臂……”

“失之交臂的遗憾?你还要练上一番吗?”吴喆朝他甩了个大白眼。

“我甘愿当双修助练。”宗智联一本正经回道。

“小心练成人妖。”吴喆嗤笑一声。

“人妖?什么?”宗智联自然听不懂。

“就是不男不女。”

“太监吗?”

吴喆在腰间上下比划着:“更严重。上身女子,下身男子。”

“哈哈,你博览群书看到的?实乃妖物,算了。”宗智联灿然笑道。

众人找寻了一番,没有什么线索。只是能从残留衣物等用品上,看出女贼人大手大脚家资殷实。

等了好一会儿,也却不见萝莉苏苏回来。

月上五杆,天色太晚了,宗智联提议下山。

吴喆对萝莉苏苏有点心中放不下,但考虑大家的情况也就应允了。

回仗剑宗的路上,四人商量了一下本次任务。

金银老妪的实力自不必说,远远高于队伍中强的五星玄气的宗智联。那么被称为主子的陆有蓉的身份显然不俗,反正也不能指望能擒回女贼人了。

“从客观结果上说,山贼问题算是解决了,而且宗门任务发布的时候就搞错了情报。”吴喆分析道:“现在虽然抓不到罪魁祸首,但总不会扣我们宗门的功绩分数吧?”

大家一起点头。

“对了,我们这次任务没有宗门的人监督吗?”吴喆问道。

“太远了吧?应该不会。”扈云伤道。

宗智联也点头:“嗯,若在的话,早就帮你了。”

穆清雅也手语道:“这种涉及女子贞洁的事情,宗门巡察使必然出手相助的。”

其实宗门还真的没派人,而喜执事本来是想照顾白长老的期待,暗中跟着吴喆的。但因为围捉太子而前去支援,反而错过了容易抓住太子的这个机会。

几个时辰的马车程回去,小憩片刻的大家下车时,天色都快接近黎明了。

约定休息到午后再见,吴喆连忙与众人告辞,去了井边。

又被白长老放鸽子,这是第三天,吴喆习惯了。

嘀咕两句收好留言纸条,吴喆查看身体体能还凑合,也去外门藏经阁扫地。

天明,日升两杆高度,完成打扫时间的吴喆回到了藏经阁的宿楼。

宿楼老妈子送来了一份礼物,说是扈云娇昨日专程过来送上的。只不过送来的时候挺急的,看吴喆不在便连忙又跑了。

不会是偷溜出来的吧?她可是被她爹扈老刀强令闭关中。吴喆心中暗笑。

至于这位罩杯傲娇美女送来的会是什么东西呢?吴喆掂了掂这个红色硬纸壳礼盒。

老妈子出去后,吴喆打开了礼盒。

“什么东西?酒吗?”吴喆首先看到层两个白瓷瓶,觉得纳闷,直到拿起来仔细瞧,才发现是烫伤药。

打开在鼻尖嗅了一下,是档次很高的烫伤药,应该是托人急购来的。

吴喆心中稍微有点感动,自己都一时没有想起手上的烫伤。

再看自己手掌中,早就结疤的位置差不多都好透了,随时可以撕掉表面的疤体恢复正常。

进化机体真的不错啊,吴喆心中得意,恢复快不说,至少受伤后可以隔绝一定的痛感神经。

考虑到不要让别人查觉自己的异状,吴喆找了点白布带裹了些烫伤药缠在手上。

再看礼盒,还有一层。掀起来一看居然是几件衣服,而且是贴身贽衣类的。

红色的布料为主,估计是扈云娇用自己平时采购的衣服赶制。

这个时代的贽衣并无贴身之说,扈云娇并不知道吴喆的具体尺码,但大致按照印象中的程度叮嘱裁缝师傅做了出来。

只不过……吴喆发觉胸口有点紧!

难道不知不觉中,又大了点?吴喆用手摸了一圈,汗颜确认的确是又大了一小圈,已经大约是标准的b罩杯了。

难道是陆有蓉的丰满对机体的刺激?还是那一团白雾部分被吸收的影响?

试着与金属化声音沟通联系,但没有任何收获,吴喆只能放弃。

扈云娇的礼盒还有第三层,打开看,竟然是一些少女用的针插吊饰,金银玉等各色不一。

呃……对自己好像没有什么用啊。吴喆可不想打扮起来,干脆找机会送穆清雅吧。

不管怎么样,扈云娇这份情谊还是相当令吴喆开心的。(未完待续

长春治银屑病医院怎么走
天津有哪些烧伤科医院
贵州癫痫病专家咨询
日照治疗宫颈炎费用
遵义治疗癫痫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