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潭信息港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心音一只蟑螂的故事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1:15:11 编辑:笔名

天已大亮,马国平仍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饥饿感阵阵袭来,他感到手脚发软、心率加速、虚汗直冒。  马国平是贵州一个穷乡僻壤的农家小子,历尽千辛万苦,终于大学毕业,十天前掖着三百元来广东找工作。这三百元是老爸把家里的鸡、狗全部卖光,东挪西凑得来的。  马国平是头一回来广东,看到广佛地区繁华兴旺的景象,他心潮澎湃、踌躇满志,感到自己未来的生活充满阳光。  但是,马不停蹄地奔波了十天,马国平仍找不到工作。他心高气傲,一定要找专业对口单位,而且工资要高。可是,遍寻不遇。马国平渐渐心灰意冷,他的理想在现实面前碰得焦头烂额。  昨天傍晚,马国平神情沮丧、疲惫不堪地回到出租房。工作找不到,三百元又用光了,连吃晚饭的钱也掏不出来,于是,他一进门就倒在床上抱头大睡。半夜,他被饥饿弄醒,感到饥肠辘辘,就摇摇晃晃爬起身,拧开水龙头,灌了一肚子水,又摸回床上睡觉。  已经是中午了,马国平仍瘫在床上。身无分文、弹尽粮绝,饥饿感越来越强烈,整个人似乎快要虚脱了。唉,饥饿的滋味真难受,无论如何都要先解决肚子问题。  但是,马国平在这里举目无亲,借贷无门,去乞去讨放不下面皮,去偷去抢决不能做,他似乎陷入了绝境……忽然,马国平脑子闪出了一个念头,去饭店白吃一顿。当然,白吃不能堂而皇之,必须要耍点手段,把白吃弄得理直气壮。想到这里,马国平感到自己有点卑劣。但是,白吃这个念头在脑子里不断地发酵、膨胀……终于,马国平支撑着爬起身,在房间四处翻动,要找一只蟑螂。  他移动桌椅、掀起板床、打开抽屉……终于在墙角的垃圾堆里发现了一只可爱的蟑螂。老实说,十五块一晚的出租房,要找一只蟑螂并非难事。  马国平提起脚朝蟑螂踩下去,却踩了个空,这只六足动物很机灵,敏捷地躲闪,眨眼失去了踪影。踩了几次都踩不中,马国平气喘吁吁,一下子瘫坐在地上。好半天,马国平呼了一口长气,站起身来继续寻找。经过一番折腾,马国平终于发现这只狡猾的蟑螂正伏在旅行袋上,他举起一只拖鞋,恨恨地打下去。当马国平提起拖鞋,看见蟑螂一动不动,死了,他心里咯噔了一下,叹息了一声。  马国平把这只可怜的蟑螂装进一个塑料药瓶,放进裤袋里。  马国平提着旅行袋,在大街上蹒跚地走着,怀着小偷般的心态,沿路物色实施白吃的目标。走了两条街,他发现了“大家乐饭店” 。饭店门面不大,内里摆了五、六张饭台,有两桌客人正在用餐。经过一番仔细观察,马国平认为这个饭店符合白吃的要求。   马国平提脚正想朝“大家乐” 走去,却又转过了身。  他突然想到白吃对商家的利益是一种侵害,弄不好,说不定会被饭店暴打一顿,狠狠推出门口,跌伏在大街上,引来行人围观。想到这里,他心里一阵恐慌,很害怕会得到这样的下场。  “唉,还是去救助站吧。”  刚走了两步,马国平又停住脚步。  “大学生竟然要求救助?面子全无,打死也不去!”  马国平站在马路边,呆呆地看着“大家乐饭店”,一脸茫然。他进退两难,脑袋混乱得像一盆浆糊……  “其实白吃一个盒饭才几块钱,就算是诈骗,罪行也十分轻微。”  马国平安慰自己,内心在为自己的行为辩解,况且他已感到脚步飘浮,全身虚弱无力,他知道这是低血糖的原固。   到了饭店门口,马国平刚把脚踏进饭店,又缩了回来。  “骗吃了这个盒饭,我就成了鼠窃狗盗的小人。老爸时常叮嘱,做人要堂堂正正、清清白白……”  “欢迎光临大家乐饭店。”  从饭店走出一个年青女服务员,不由分说一手抢过马国平的旅行袋,一手扯着马国平往饭店里拉。  马国平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傻乎乎地任由服务员拉进了饭店,局促不安地在一张饭台旁坐下。  才坐下,马国平突然感到手足无措,连忙拿起菜牌假装翻看。菜牌的菜式很大众化,价钱也算便宜,他下意识地按了按裤袋里的瓶子。  “老板,请问可以写菜了吗?”女服务员殷勤地问,脸上堆着服务式的微笑。  马国平呐呐地说:“我、我要一个盒饭。”   女服务员向收银台呼叫:“老板娘,写菜。”  老板娘约四十岁左右,高挑清瘦,她来到马国平饭桌旁。  “老板,要点什么菜?”  “一个盒饭……”  “开玩笑,你成个老板模样,吃什么盒饭!”  “我……我身上没现金。”  “现在的老板出门都不喜欢带现金,没问题,我们可以刷卡。”  “但是……可以送、送我一个盒饭吗?”  “我们‘大家乐\'有个招牌菜,叫‘同舟共济’,就是把辣椒破开两边,把辣椒塞满肉泥,然后煎得金黄金黄的,十分香脆,又有辣味,很适合你们外省人的口味。”  “为什么叫‘同舟共济\'?”  “破开的辣椒就好像一只小舟一样,同舟共济,社会才会和谐。我们广东人喜欢为菜起个好意头的名称。”  “但是……”  “就要个‘同舟共济’ ,吃了以后你才说好。老板,怎么样?”  马国平打量着这个热情好客的老板娘,油然产生了一种亲切感。  “嗯,就来个‘同舟共济’。”  “要不要吃个‘乞丐鸡’,正宗家传秘方制作……”  “乞丐鸡?这个菜名有点不好意头。”  “广东人说,吃了乞丐鸡,银纸唔忧使。好意头!”  “随便。”  “再来个油菜,好吗?”  “随便。”  老板娘写好了菜单,交给服务员送去厨房,拿起水壶给马国平的杯子注水。  “老板,请问是哪里人?”  “贵州。”  “啊,贵州好地方,绿水青山。”老板娘赞叹地说道,“是来广东出差吗?”  “不,大学刚毕业,来广东碰碰运气。”  “好呀,广东能有今天的繁荣,离不开你们外来人员的贡献。怎么样,找到工作了吗?”  “没有。唉,找工的人太多了。昨天一间公共厕所要招收一个管理员,几百人排队应征,其中不少是大学生。”  “如果这个厕所管理员每月三千块工资,我也去排队应征,好过开这间饭店。”  “三千块,美死你,才八百块。哼,厕所管理员,名声不好,工资又底。我堂堂一个国际金融本科生,打死也不干!”  “哥哥仔,你刚从学校出来,要求不要那么高,先找个岗位安下身,然后慢慢再找。当厕所管理员也不是没有机会,说不定哪天市长来上厕所,看到你把厕所管理得十分出色,与众不同,发现你原来是一个出色的管理人材,被埋没了,于是提拔你一个称心的职位……”  “扯蛋。天下间哪有这种美事?”  “有,这就叫机遇。假如你是一粒种子,总有一天破土而出。”  “但我却缺乏土壤和水分……”  “哥哥仔,慢慢来,不要急。”  “我能不急吗,连吃饭的钱都……先给我来个白饭。”  这时,服务员端菜上来了,把“同舟共济”、“乞丐鸡”、 “蒜蓉大白菜”品字形摆在马国平面前,香气扑鼻。  马国平吞了一口唾沫,端起茶杯离开了饭台。  “唉,这饭菜更香我都不能吃。”  但是,他的胃却一阵接一阵的痉挛,他难受地弯着腰,两额小豆般的冷汗直冒。  “饭菜不合胃口吗?” 服务员走过来亲切地询问。  “不,我胃气胀……”  “吃点药吧。” 老板娘关心地提议。  “不、不用,待一会就没事。”  再不吃东西,可能要休克了。看着色香味俱全的广东菜,马国平下了决心,吃了再算。  马国平急不及待地坐到饭台前,捧起饭碗,大口大口地把米饭往嘴里扒,简直是狼吞虎咽,才眨眼功夫,一碗饭就囫囵吞枣不见了……  马国平放下一只饭碗,揉了揉肚子,心满意足地长吁了一口气。在他面前,立着五只空饭碗,“同舟共济”消失了,“乞丐鸡”只剩下一个鸡头和几块鸡颈,“蒜蓉大白菜”还有三分一左右,并非不想吃,而是留着有用。  犹豫再三,马国平开始行动了。他端起茶杯假意喝茶,双眼转动着向四周窥望,看见服务员在远处正收拾饭台,老板娘在同客人结帐。他赶忙从裤袋里掏出瓶子,把那只倒霉的蟑螂混在蒜蓉大白菜里。  他的心卜卜地狂跳,双手发颤,本来想把小瓶子放回裤袋,但却掉在了地上也懵然不觉。  弄好了假现场,马国平故作惊恐地大呼小叫起来:  “看看,你看看,你们饭店一点都不卫生,菜里竟然有蟑螂,多恶心,哎呀……”  马国平双手抱着肚子,脸上尽量显出痛苦的神情,还时不时俯下身似乎要呕吐。马国平这样极力的装扮,是要使人相信因为这只可恶的蟑螂,他已经受到深深的伤害。  老板娘走了过来,看着菜碟定定地审视了一会儿,好像若有所思。突然,她看到了地面那个小瓶子。她抬起头直视着马国平。马国平慌忙低下头坐回椅子上,不敢与老板娘对望。  老板娘轻轻地说:“你没事吧,要不要陪你去看医生?”  “不要、不要,我还挺得住。”  “菜里出现了不该出现的东西,看来是我们饭店的问题。你说,该怎样处理呢?”  “我?”马国平心虚地看了看老板娘,“你说呢……”  “是公了,还是私了?”  “公了是什么意思?”  “公了,就是请防疫站的人来,该怎样处理就怎样处理。”  “不要,千万不要惊动政府机关。私了又怎样?”  “私了,这个菜不收你的钱。”  “光是这个菜不收钱?哎呀,肚子痛死我了。”  老板娘直勾勾地盯着马国平,似乎在思索着什么,好一会,爽快地说:“既然这样,这顿饭就……”  “免费。”  “不能免费。”  “哎哟……”一听不能免费,马国平的肚子又疼了。  “是不收你一分钱!”  马国平一听,顿时来了精神,“好呀,多谢老板娘,那我先走了。”  “慢。你肚子没事了吧?”  “我的肚子根本就……没、没事。”  “真的没事?”  “不骗你,你看……”马国平挺直腰板,双手交替拍打肚子,完全没有痛苦的表情。  他的血糖又升回来了。  老板娘走回收银台,拿出一百元,递到马国平面前,意味深长地说道:“为慎重起见,给你一百元,你去医院检查一下。”  马国平一下子怔住了,张着嘴,呆呆地望着老板娘。  老板娘要把一百元要塞到马国平手里,马国平马上将双手藏到背后。  “我、我没事,不用去检查。”  “赶快拿着,去好好检查一下。”老板娘抓住马国平的手臂,把纸币塞进他手里。  “真的,我身体一点毛病也没有,不用检查。”  “对,你身体本来就好好的……”服务员一边说,一边从马国平手里夺回那一百元,“你根本不用去医院。”  老板娘瞪了服务员一眼,取回纸币,托起马国平的手,把那张一百元放到他的手上。  服务员气鼓鼓地转身跑进了厨房。  “哥哥仔,”老板娘恳切地说,“去不去医院随你的便,但这钱你一定要收下,这是我的一番心意。”  “我怎好意思白要你的钱?”马国平极力推辞。  “如果你不收,这顿饭就公了。”  “啊……好,我收,我收。”马国平颤抖着双手接过一百元。  老板娘拍拍马国平的后背,把他推出了饭店门口。  马国平顺着脚走出“大家乐饭店”,又回过头看了看饭店的招牌,心里内疚、悔恨、羞愧交织在一起……他捏了捏手里的一百元,感到好像握着一团火。老板娘似乎已看穿了自己的把戏,可是,她仍然给了一百元,她……咳,广东人做事真使人想不透。  “以后有了钱,先来饭店结这顿饭钱,还老板娘一百块。”马国平决定用这种方式弥补自己的错误行为。有了这个想法,马国平的心情似乎平静了许多,他迈开大步急冲冲地走,赶着去找工作。  “老板娘说得对,先安下身来,厕所管理员也不妨试试……”  走着走着,马国平猛然醒起旅行袋留在了“大家乐饭店”,所有的证件都放在旅行袋里,他只好又往回走。  老板娘站在饭店门口,一直看着马国平走远了,呼了一口长气,回转身,看见老公正怒气冲冲地站在自己面前。  老公在厨房担当炒手。服务员跑进去向他讲了蟑螂的事,他马上抄起一炳大镬铲跑出来。他是个急躁鬼,恃着自己身强力壮,一言不合就动粗。  “那个家伙呢?”  “走了。”  老公愤愤地嚷道:“你是否老懵懂了,竟然相信他的鬼话。菜里有什么蟑螂,都是那些粉仔来捣乱骗吃!”  “我知道蟑螂是他放进去的。但他不是存心骗吃霸王餐的人,我看得出来。这些初出校门的大学生,死撑面子,迫不得已才出此下策。我就算戳穿了,他也拿不出一分钱,又何必使他下不了台呢?”  “即使这样,你赶他走就是了,还送他一百元,你是否撞坏了脑子?”  老公是心痛那一百元,他一边挥舞着镬铲,一边咬牙切齿狠狠地说:“哼,那小子,假若让我再遇见,非要他把那一百元连同吃进肚子里的东西全部吐出来不可,一点不剩!” 共 5618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男性不育要做那些诊断分析
黑龙江的专科研究院治疗男科
症状

上一篇:祈祷18

下一篇:青梅赠杜佳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