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为什么十七岁的崇祯能够扳倒九千岁的魏忠贤

2018-12-17 10:02:23

为什么十七岁的崇祯能够扳倒九千岁的魏忠贤?

所谓有志不在年高,无智空活百岁。崇祯,17岁登基,33岁自缢身亡,后世史家评论朱由检的言论中,在民间的,莫过于“他是一个并非亡国之君的亡国之君”。从此评价中,我们可以看出,朱由检还是有一定治国之才,有一定的智慧的,并不是昏庸无能之辈。只不过朱由检登基时,大明朝已如同一个百病缠身、日暮西山的老人一般,即将走入其的生命进程,可谓是内忧外患、积重难返。除了自身的智慧外,张皇后也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当年朱由检跪在天启弥留的病榻前时,他的哥哥遗言说:“吾弟当为尧舜。”年仅十七岁的他无疑是相当紧张的,那是与他的年龄不相称的惊恐。朱由检的惶恐不是多余的,因为天启给他留下的“天下”这池水太深,也太浑了;因为有人看不惯他。谁呢?那就是天启倚仗的“九千岁”大人——魏忠贤。魏公公在天启的默许下混得可谓风生水起,击败了东林党,整个人在朝堂上牛到不行,他也知道他自己有多嚣张,天启一死,新上来的他弟弟可不一定也能由着他翻天覆地,所以他打的主意是,秘不发丧,然后找一个他亲手扶植的傀儡上台,再宣布这就是法定继承人,至于朱由检,滚还是砍不一定。总之,小朱很危险。

络配图

这么一个定时炸弹,天启似乎没为兄弟考虑到,甚至谆谆叮嘱那个可怜的年轻人“忠贤宜委任”。委任你个大头,小朱肯定这么想,准备干掉我呀!不过还好,天启还说了一句话:“善视中宫(即皇后)。”这句话看似无奇,不过是把妻子托兄弟照管,但是对于朱由检却至关重要。因为天启的皇后张氏和魏忠贤是死对头,她曾向天启暗喻魏忠贤是赵高,魏公公对此十分怀恨,所以天启临终对小朱的要求基本是个矛盾的命题。为防止魏忠贤从中捣鬼,天启一归西,

为什么十七岁的崇祯能够扳倒九千岁的魏忠贤

张皇后就发布了遗诏,召英国公入宫听令,迎信王朱由检登基。这下,魏公公没辙了,他还没本事在这个节骨眼上狸猫换太子。

刚上台的崇祯皇帝只知道,不能掉以轻心,那个姓魏的死宦官还对他屁股下没热乎的龙椅有非分之意。事实上呢,魏忠贤还没有谋逆的出息,他只不过是想控制这个新皇帝,就像东林党当年折腾出“三案”一样,扶植一个信赖自己的保护伞,以便继续胡作非为。但是这个大字不识两个的太监大概从来都没意识到,他是且只是天启的一条狗,天启利用他对抗东林党的扩张,他能组织一支阉党紧密团结都是狐假虎威而已,一旦坐大,必死无疑。不久,还幻想着换取崇祯同样待遇的他开始行动了。

络配图

所以,魏公公接到的是皇帝诚恳的挽留。崇祯笑着跟他说,皇兄临终前说,要我重用您,您要是走了,我还真的应付不了啊!魏公公一听高兴了,自己人啊原来!他感动地走了,一直担心的撕逼大战终于没有发生。但是魏忠贤毕竟是魏忠贤,他在朝廷混了这么多年,没那么容易就完全放心,他很快抛出了第二只探路标,他的姘头,客氏。客氏也向崇祯提出了辞呈,说天启都走了,她留在宫里也没什么用了。结果,崇祯批了。这一举动让魏公公再次警觉,他的一支得力羽翼就这样被剪去,不得不让他怀疑崇祯是假好意的。但是崇祯很无辜地说,她一个奶妈,连她喂的孩子都给她熬死了,她还留在这干吗?理由很充分,魏公公无言以对。

接着,崇祯一系列的举动让魏公公愈发放下警惕,他大规模封赏了阉党成员,还有魏忠贤全家上下,坏人弹冠相庆,认为崇祯是个好人。好人崇祯微笑地坐在暗处,看着魏忠贤疲惫地猜测他的心思,他却悠哉游哉跟这个人妖打着太极,我就是要玩死你拖死你,九千岁。终于,日子到了十月。崇祯慢慢地从阴影里站起来,他要出手了。二十三日,工部主事陆澄源上书弹劾阉党高员崔呈秀及其魏忠贤。崔大人自上任以来受到的弹劾不胜枚举,他只当这次和以前一样,所以装模作样地递了一份自我批评书兼辞职报告,他知道皇帝一定会拒绝,多提点两句。

但是这次,崇祯批了。让无恶不作的崔呈秀滚蛋了。这下阉党上下一片慌张,他们牛逼的大咖突然滚蛋,是不是意味着要变天了?这群乌合之众在大难临头之时立刻显出了真实嘴脸,他们为求自保,开始互掐、内斗。崇祯满意地看着这般如火如荼的景象,却依然没动魏忠贤,他还是亲切地跟魏公公说,你是哥哥留给我的宝贵的财富。魏忠贤在惊恐中好歹有了一丝安慰,他觉得崇祯还是没多大狠意的,崔呈秀滚蛋就当牺牲了一条狗,他是安全的就行了。于是他放任那帮儿孙内斗得死去活来,他觉得那只是他可以继续逍遥的“费用”。

络配图

他又错了。几天后,皇帝就又收到了兵部主事的奏疏,弹劾魏忠贤数条罪名;紧接着,刑部员外上书,斥骂魏忠贤祸国殃民。崇祯阴笑着,继续等。见皇帝没有反应,阉党的子孙终于嗅到了变天的味道,大批大批的奏疏送上来,纷纷为自己洗白,踩踏昔日的同志。真是墙倒众人推啊,崇祯耐着性子晃松了阉党牢固的根基,要的就是看到他们土崩瓦解的那一刹那。众叛亲离的魏公公彻底傻了,眼前这位十七岁的少年依旧那样温和地笑着,次,他在这笑容的背后感到了政治黑幕的阴冷,他低估了崇祯,也低估了他自己对皇帝权力的威胁,这个权倾朝野的老头再也不敢像以前那样看这个龙椅上的少年了,他用那双饱经沧桑的手充满诚意和畏惧地递上了辞呈。之后只听到崇祯漠然的声音,滚,滚去凤阳看坟。

这个处分还算不错,魏忠贤带着他醒来的大梦蹒跚在的路上。到了阜城县的一个小旅馆时,他听到了一段小曲,就着冬日里凄寒的冷风,唱曲人的声音清晰得瘆人:“……梦才成,又惊觉,无限嗟呀;……如今势去时衰也,零落如飘草;随行的是寒月影,吆喝的是马声嘶;似这般荒凉也,真个不如死。”魏忠贤听得毛骨悚然,他在旅馆四下疾走了一番,悲从中来,也许是猛然大彻大悟,也许是明白崇祯不可能就此放过他,这个一生传奇的老太监,终究用一根绳子将自己吊死在房梁上。

民爆车
http://23868087.912688.com/
不锈钢吊杆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