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潭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河北15000官员下乡帮找项目同时保证不

发布时间:2019-07-06 06:26:00 编辑:笔名

河北15000官员下乡帮找项目同时保证不出群体事件

2月17日,河北深泽县桥头乡西河村,河北省地税局副巡视员谢江宜(右)带领的工作组再次探望孤寡老人李贞国。 邢台南石门镇大桃花村,驻村工作组住在村两委的办公室里。 2月16日,南石门镇大桃花村,工作组在“驻地”门口。   河北15000干部下乡   工作经费2.5亿元,将在农村吃住8个月,帮农村找项目同时保证不出群体事件   声势浩大的一场干部下乡运动正在河北展开。2月10日开始,15000多名干部将进驻到5010个村。   在接下来的8个月里,他们将与原单位工作脱钩,吃住在农村。河北为此支付2.5亿元干部工作经费,并将给这些村子预留共5亿元的项目启动资金。   河北省委给下乡干部的任务是,帮助农村发展经济,同时做好维稳工作,确保10月底前不发生重大群体性事件,并希望能让赴省、进京上访量大幅度下降。   2月10日下午,河北省深泽县桥头乡西河村,家里来人的时候,72岁的五保户李贞国正躺在炕上。这几天他的腿有些疼。   李贞国不曾娶妻,没有孩子,家里很少有人来。   这个下午,村支书赵振全带来三名“城里人”,送来了一桶油。赵振全说,这是省里来的工作组。   工作组组长谢江宜,是河北省地税局副巡视员,组员孙智英、李博是他的同事。像这样的由省直属单位组成的工作组,河北省委派出了298个。   从这一天起,河北省、市、县将陆续派出15000多名干部下乡,进驻5010个筛选出来的“差村”。   河北省委组织部介绍,这些干部将在农村吃住8个月,为农村发展谋划出路,培养农村发展带头人,并做好农村稳定工作。   他们的工作将持续到10月底。   任务完不成不能回   每个工作组由3名队员组成,每个省直单位必须由一个厅局级干部带队   谢江宜他们看望李贞国老人的这天,是河北1.5万名干部下乡活动启动的日子。   省直单位先行拉开了这次活动的序幕。2月10日上午,谢江宜等近900人,在河北省委门前的民心广场参加了欢送大会。   谢江宜没有作为代表上台发言,不过他说,欢送会现场他心情很不平静。一直生活在城市,对能否适应8个月的农村生活,能不能完成任务,他还是有些担心。   欢送会后,谢江宜和两个同事到了西河村。同样来自省地税局的另一组干部,去了深泽县留村乡大贾庄村。   按照河北省委的要求,省直单位编制在60人以上的单位,需要派出6名干部,编制在60人以下的,派出3名。每个工作组由3名队员组成,每个单位必须有一位厅局级干部带队。   在8个月的驻村时间里,他们将与原单位工作脱钩。   按照河北省委下发的活动意见,在驻村期间,工作组必须完成的任务,除走访民情外,还要帮助加强基层党组织,培训基层党员干部,建好农村基础设施,发展特色产业,做好基层维稳。   “任务完不成,就不能回来。”活动领导小组办公室综合组副组长贾仕祥说,这个要求不会太苛刻。   按照规定,参与驻村的干部,必须和农民群众同吃、同住、同学习、同劳动,驻村工作每月不少于20天。 [1][2][3][4][5]下一页“蹲下来,抽一杆旱烟”   “基础不牢,地动山摇。”河北省委书记张庆黎要求干部俯下身子,“如果影响不好,不如不去”   大规模的工作组驻村的活动,已有先例。西藏去年选派21000多名干部组成工作队,从去年10月起连续3年进驻全区所有行政村和居委会。   “基础不牢,地动山摇。”河北省委书记张庆黎在驻村动员会上说。他去年8月从西藏调至河北任职。   河北一名干部称,河北通过多年维稳得出一个经验:只要把农村稳住了,首都就稳住了。   河北环抱京津,有14个县(市、区)58个乡镇、195个行政村与北京接壤,两地接边地界长达680多公里,河北有100多条可通机动车的进京通道。   当地一名基层信访干部说,上访的群众坐车两三个小时就能到北京,有的甚至骑自行车就去了。   从1995年开始,河北探索实施了“护城河”工程。这一工程旨在通过地区间的联防、联控、联调、联打的工作模式,“维护首都地区稳定”。   河北农村人口占全省70%以上,农民人均消费只有城镇的五分之一,和省级贫困县有28个。据官方统计,截至2010年底,河北省农村贫困人口有350万。   据国土资源部2011年通报,进京到部里上访量较多的省分别是河北、山西、辽宁。   驻村动员会上,河北省委书记张庆黎告诫下乡干部,要真正俯下身子,要干出样子,让人家看到省里的活动是实打实的。“不能作秀,如果影响不好,不如不去。”   张庆黎上世纪70年代曾下过乡。他在动员会上回忆当年的情形:到田间地头,蹲下来,抽一杆旱烟,跟老百姓的距离就贴近了,“他也就会跟你说真心话”。   硬抽人,抽“硬”人,选“差村”   按10%的比例,乡里把“差村”名单报到县里,层层筛选后,由省委组织部确定   据河北省委组织部介绍,这次进驻的5000多个重点帮扶村名单,是全省村庄“倒排”产生的。   具体操作方法是,以县为单位,以10%的比例,选出“差”村。由乡里把名单报到县里,然后层层筛选,名单经过市里审核,报省委组织部确定。   贾仕祥说,由乡里把名单报到县里,然后层层筛选。他说,确定10%的扶持比例,是考虑到,量太大不能保证效果,量太少看不出工作力度。   村庄以三个标准选定:村两委班子不健全、经济发展弱、稳定任务重。在初步确定的名单中,这三类村所占比例分别为:16.5%、76%、7.5%左右。   从名单看,春节前因为村“两委”不和放火烧毁乡政府的高井合所在的村,承德县刘杖子乡北台村,入选了重点帮扶村。   注意到,有些被选定的帮扶村,农民人均年收入过万元,有的则不到1000元。对此,贾仕祥称,有些村虽人均收入不低,但基础设施差,甚至矛盾突出,同样需要帮扶。   贾仕祥说,这个名单还会根据活动开展情况调整,可以增补,也可以替换。   村子是经过挑选的,派驻的干部也有讲究。   活动领导小组办公室人员介绍,省里要求是,硬抽人,抽“硬”人。“必须是在职的、年富力强的。退居二线的不行。”   由河北省委直接派出的近900人,分别来自省直机关、国企、事业单位、高等院校及部分中央驻河北单位,基本是机关骨干和后备干部。   其他14000多名驻村干部,将由各市、县两级派出。   贾仕祥介绍,从事党务工作的,被派到“班子不健全”村的可能性更大;有经济头脑的,会被派到经济差的村;政策水平高的,更有可能被派去化解矛盾。 每个组的三个人,有与农民打交道的经验,各有所长。   出发之前,省里办了2天培训班,讲授农业、土地、党建、项目、涉农政策、矛盾调处等。会后,一人发了4本小册子。   省直部门选择难度较大的村。驻村也与单位职务相关,比如矛盾多的“乱村”让检察院、法院、信访等部门派驻。 前一页[1][2][3][4][5]下一页干部称农村净化心灵   干部谢江宜说,他真正明白了什么是弱势群体,什么是贫富差距,这会影响他以后的工作   2月16日,邢台南石门镇大桃花村,张晓辉挥舞着铁锹和村民一起清理路边垃圾。张是河北交通职业技术学院的党委副书记、教授。   张晓辉和同伴住在村委会。村里为他们准备了床、办公桌,还置办了灶具。张晓辉说,他会把购置物品的钱给村里。   工作间隙,他拎着铁锹到一群正在晒太阳的老人中。经过近一周的接触,老人们已经熟悉了这位文绉绉的荣誉村民。   老人嗓门很大,跟张晓辉说,村里路不好走,没公交车,出门很不方便。这个意见以前他们提过很多次了。   张晓辉说,这里虽然很穷,但民风清新。“我们这些长期生活在城市里的人,心灵多少都受到了污染。这里可以净化我们。”   他对教高等数学的同事甄晨光说,没事时可以教教孩子们数学。   在深泽县西河村,次真正住到农村的谢江宜说,这些天情绪一直很激动。西河村曾是开国上将吕正操率领人民自卫军抗日的根据地。   谢江宜到了之后一一走访五保户、孤寡老人。“他们曾经付出了那么多,真没想到这么不容易。”2月17日,谢江宜在接受采访时不停擦拭泪水。   “问他们生活怎么样,他们说,不赖,不赖。”谢江宜说,面对这些人,感觉心酸、汗颜。他说,他真正明白了什么是弱势群体,什么是贫富差距,这会影响他以后的工作。   一名驻村干部在日记里写道:这里的星星更亮,月亮更大,我的心也更纯净了。   “不会逐户盯上访户”   据介绍,只要帮扶的村出现上访事件,相应工作组就会丧失评先进的资格   张晓辉所在的大桃花村,目前正发生着一起摩擦。村里电缆改造,需从一农户田里经过,但补偿问题一直没谈拢。村支书怕耽误工作,要硬挖。   张晓辉建议谈拢了再干。村支书说,农村的事,你不懂,要是谈,活儿没法干了。   张晓辉说,他正密切关注动向,准备随时介入。   河北省委党校副校长王玉琮所驻的村,出现过群体性上访。村里多年前以很低价钱将一个沙土坑卖了,村民不满,将买主告上法庭后败诉。村民于是群体上访。   王玉琮分析说,法院判决合法不合理,村民要求合理不合法,很多群体上访就是这样出现的。   河北省信访局副巡视员王振海,带领两个工作组驻在石家庄市元氏县两个村。他的体会是,影响农村稳定的因素主要是经济利益,如承包问题、宅基地等,而且涉诉涉法问题比较多。   王振海认为农村其实没有太大的问题,农民是很淳朴的。只是农民保护自己权益的意识强了,但基层干部的工作方式却没改进。   “很多上访问题是因为该做的工作没做透,该说的话没有说清。”王振海说,他接触了几个上访户,发现基本都是合理要求。他说如有些要求过高,就多谈话,讲清道理。“坐在炕头上聊上半天,就拿下来了”,“你静下心来,他也就静下心了”。   王振海称,工作组不会对上访户逐户盯防,也不会压制,要解决问题。   在河北省委对工作组的诸多考核指标中,维稳是一项硬任务。   有关人士介绍,只要帮扶村出现上访事件,相应工作组就丧失评选先进的资格。如出现群体性事件和集体上访,不仅工作组要负,派出单位也要有说法。 前一页[1][2][3][4][5]下一页基层期待带来项目   河北省委党校副校长王玉琮认为,若强拉项目,可能会让农民“感激一阵子,后悔一辈子”   驻在邢台平乡县南庄村的,是冀中能源集团派出的工作组,由集团总经理助理赵宇龙带队。2011年,冀中能源刚刚跻身世界500强。   平乡县委书记对工作组说,你们要是能给上个项目,就给平乡解决了大问题。   对于基层政府来说,期待工作组拉来他们拉不来的项目,是他们欢迎工作组的重要原因。   南庄村有不少人生产自行车及配件,但除了一家企业规模稍大,其他都是小作坊。赵宇龙打算先把村里街道修了,再在自行车产业方面想想办法。   张晓辉这些天一直和同伴为大桃花村的项目发愁。他们发现村里副业是养羊,但规模都很小,老汉王志温养了十几只,已是大户。   若搞养殖,怎么养,风险多大,张晓辉也不懂。“终怎么干,还得村民会议决定,我们只能是出出点子。”   谢江宜着急把村里土路硬化。他计算了一下成本,至少要一百多万,但没那么多钱。   河北省给每村预留的项目启动资金是10万元。此外,给每个工作组5万元工作经费,5000多个工作组约2.5亿元。工作经费直接打入县财政,花销超出限额不报销,花不完则留在县财政。   活动领导小组有关负责人说,10万元肯定不够做项目,只是一个引导性资金。如果项目可以做,还可以申请补助。   来自党校的王玉琮认为,经济问题是现在农村需要解决的,又是万万不能着急的。   在他看来,农村虽然穷但生活很稳定,改变农村经济形态,要慎之又慎。如果强拉来项目,会让农民冒很大风险,可能会让农民“感激一阵子,后悔一辈子”。   到新乐市周家庄驻村,王玉琮带了400把大扫帚。他说他要改变农村的习惯,从卫生开始。他制定了一个制度:各家划分区,定期打扫。次不扫,村委会帮着扫;第二次不扫,工作组帮着扫;第三次不扫,“就要找你谈谈了”。   王玉琮的用意是让农村靠制度运行,把制度变成每个人的习惯。“现在中央和省里对农村的政策很多,但是有多少落地了?”   他认为,工作组的意义在于打通梗阻环节,让已有机制正常运转,而不是越俎代庖。   根据河北省委要求,驻村工作结束后,要由全体村民对驻村人员进行评议,考核结果记入个人档案。   据介绍,河北省统计局还将专门制作一套软件,用于对工作组的量化考核。   ■ 干部日记(摘录)   2月12日   总结几天的农村初步直接观感:一是农民很朴实,很可爱,也很可怜;二是农业基础很薄弱,产业很落后;三是农村很落后,越来越边缘化,离新农村建设的目标还相差太远。   2月14日   一天走下来,心情很不平静。新中国成立60多年,改革开放30多年,我们的老百姓还有一些弱势群体生活得如此凄惨,其情其景,让人不忍卒睹。这说明我们的政策与体制都还存在着很大的问题。尽管我们的走访能够一时纾困,但并不能让我们停止反省与深思。   中国作为一个农业大国,一个以农民为主体的发展中国家,我们的三农政策该向何处去?如何建设社会主义的新农村?可以考虑办福利院,这是个方向。   夜深了,农村星汉灿烂,星空那么静谧而充满神秘,我的心灵也更加的清净,更加的纯净。加油。   2月16日   (村干部)意识不开放,老化,思想不解放,讲关系。年轻的后备力量严重匮乏,没人。(现任的村干部)跑跑还行,没思路。   经过走访,西河村发展落后原因是我心中的问号。为什么?我想村民素质,特别是村两委班子的老化,素质不高,是根本原因。一方面有农村空心化的现实背景,一方面也有村班子不注重培养年轻人,恋战擅权有一定关系。怎么办?一是增量调整,加人;二是存量调整,培训加外出学习考察。没有发展的理念,也没有发展的思路,何谈发展?   ——孙智英(河北省地税局人事处副处长) 前一页[1][2][3][4][5]下一页4个督导组明察暗访   河北省委组织部副部长称下乡干部无故脱岗会通报批评 邢台南石门镇大桃花村,驻村工作组住在村两委的办公室里。 2月16日,南石门镇大桃花村,工作组在“驻地”门口。   ■ 对话   若“好村”被选会调整   新京报:1.5万名干部驻村,是为了维护社会稳定?   王亮(河北省委组织部副部长、河北开展加强基层建设年活动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河北离北京很近,维护首都的安定是我们的。基层工作做好了,矛盾减少了,在服务北京方面保障就更加有力。   河北贫困人口比较多,农村基础建设欠账还是比较多的,农村是工作的大头。我们真是要帮,帮发展慢一点的,矛盾多一点的,班子弱一点的,有的放矢地帮。这些村子上来之后,我们整体水平就上来了。   新京报:上面的干部下去了,能解决这些问题?   王亮:基层干部和机关干部比,水平还是低一些。上面的干部下去帮一帮,想办的事情能好办。   新京报:如果有人把基础不差的村子选上,借机得到好处,怎么处理?   王亮:对这个事,党组有要求,我们也注意把关,虽然已经过层层筛选,如果还是发现差村没进来,好村进来了,我们还要调。我们会建立台账,还要不断检查,发现问题再调整。   保证原单位正常运转   新京报:大量干部驻村以后,原单位的工作会不会受到影响?   王亮:对于驻村干部,我们注重好中选优,希望抽一些比较硬的部门,别去了以后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会。我们很注意选人比例,大单位(60人以上的)抽6个人,包两个村,60人以下的单位,抽3个人,包一个村。现在机关任务也很重,必须保证正常运转。   新京报:让机关干部在农村住上8个多月,他们能呆得住吗?   王亮:我们也注重人性化管理,每月给8天休息日。现在看来,驻地比较远的问题不大,我担心的是住近处的。离家太近,他们可能会想,住这也是住,住家也是住。但是,住村和不住不一样,见面不见面不一样。人怕见面,树怕扒皮。里,老百姓不跟你讲真话。   新京报:如果有干部擅自离岗呢?   王亮:除了教育、培训,我们还成立了4个督导组,明察暗访。对擅自脱离岗位,无故不在岗的,要通报批评。   希望“蹲得住,干得好”   新京报:做到什么程度算完成任务?短短8个月,能做好什么?   王亮:工作组到村里去了以后,会和当地商定几个具体事情,在有限时间内必须做好。农村的问题,不能把胃口吊得太高。有些问题的解决,也不是一时之功。但有些属于基本面的东西,蜻蜓点水、不管好赖都回来了,就不行了。   等时间到了,如果群众觉得做得好,可以继续和工作组所在单位加强联系,以后可以成为固定的联系点。   新京报:对活动效果有没有担心?   王亮:我担心预期目标能不能完全落实。从2月20日开始,我们办公室的20多个同志不在办公室办公,下去看,了解掌握真实情况。我们希望工作组都下得去,蹲得住,干得好,能给老百姓留个念想。   当然,这么大的活动,难免有不同理解和不同看法,我们也会听取各方面的意见。( 宋识径 河北报道)

前一页[1][2][3][4][5]

三明治疗性病好的医院
阿拉善盟有哪些口腔特诊科医院
遂宁小儿肾内科医院哪家好
温州治妇科专科医院哪家好
友情链接
长春有哪些微创外科医院 白山有哪些中医感染内科医院 博州有哪些种植科医院 喀什有哪些肿瘤内科医院 喀什有哪些中医心内科医院 伊犁有哪些骨外科医院 海口有哪些其他内科医院 海口有哪些新生儿科医院 三亚有哪些小儿内科医院 儋州有哪些内科医院 万宁有哪些眼科医院 万宁有哪些介入医学科医院 万宁有哪些急诊科医院 东方有哪些脊柱外科医院 定安有哪些传染病科医院 定安有哪些体检科医院 屯昌有哪些小儿皮肤科医院 临高有哪些其他外科医院 临高有哪些种植科医院 临高有哪些白内障医院 白沙有哪些小儿外科医院 陵水有哪些其他外科医院 陵水有哪些眼外伤医院 陵水有哪些体检科医院 三沙有哪些眼底医院 江苏护理咨询医院哪家好 浙江血管外科医院哪家好 浙江外伤科医院哪家好 湖北运动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湖北血液科医院哪家好 湖北整形科医院哪家好 湖北干部诊疗科医院哪家好 湖北医疗美容科医院哪家好 天津其它科室医院哪家好 天津皮肤性病医院哪家好 天津心脏科医院哪家好 河南手外科医院哪家好 湖南精神科医院哪家好 辽宁其它科室医院哪家好 辽宁小儿骨科医院哪家好 辽宁小儿耳鼻喉医院哪家好 内蒙古眼外伤医院哪家好 内蒙古特诊科医院哪家好 吉林心血管医院哪家好 佛山眼底医院哪家好 湛江干部诊疗科医院哪家好 茂名肿瘤外科医院哪家好 茂名眼底医院哪家好 茂名放射科医院哪家好 惠州脊柱外科医院哪家好 梅州麻醉科医院哪家好 阳江消化内科医院哪家好 清远小儿血液科医院哪家好 清远小儿心外科医院哪家好 中山产前诊断科医院哪家好 龙岩有哪些耳鼻喉医院 自贡血液科医院哪家好 忻州有哪些性病科医院 湘潭癫痫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