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潭信息港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谭峰:为什么台长、总监纷纷回归象牙塔?

发布时间:2019-07-22 09:13:25 编辑:笔名

摘要:近日,原浙江卫视总监夏陈安离职,去向是中国传媒高等学府——中国传媒大学的消息不胫而走,而且除却夏总监一人,原湖南广播电视台台长欧阳常林、原云南广播电视台常务副台长赵树清、原贵州台副台长郎劲松均不约而同地加盟传媒大学,这样一个集体性的事件在羊年伊始,开始引起电视圈、传媒界人士的纷纷热议。

2月13日晚,湖南卫视《我是歌手》第三季播出第三轮排位赛收视再创新高,全国测量仪收视率2.04,收视份额12.63%,同时段。如今,以湖南卫视、浙江卫视、江苏卫视为首的地方台在电视娱乐产业的道路上越跑越远,很难被超越。

但奇怪地是,这样的骄人战绩却挽留不住各位电视台老总。近日,原浙江卫视总监夏陈安离职,去向是中国传媒高等学府——中国传媒大学的消息不胫而走,而且除却夏总监一人,原湖南广播电视台台长欧阳常林、原云南广播电视台常务副台长赵树清、原贵州台副台长郎劲松均不约而同地加盟传媒大学,这样一个集体性的事件在羊年伊始,开始引起电视圈、传媒界人士的纷纷热议。

一边是辉煌的战绩,一边是人才的跳槽;一边是娱乐至死,一边则是“退出江湖”的理性回归;一边是电视娱乐节目的高收视率,一边则是各大电视媒体高管人才的强势“赴约”(返校)。这似乎很难用“电视媒体已死”的论断来解释这个复杂的现象。

在我国电视媒体的全部收入中,广告收入占70%,发行或节目收入占20%,多元化收入占8%,其它占2%。毋庸置疑,电视台追求的目标是收视率,因为收视率是广告商选择的基础。电视台生存逻辑是:好的电视节目—多元的推广渠道—多金的广告商—盈利。这样便不难理解,一个电视台热捧的电视节目被另一个电视台简单的“复制-粘贴”,雷同的内容、山寨的加工、粗糙的制作、敷衍的作秀成为了电视节目的一大通病。

唯收视率论,早在上个世纪90年代就被广大电视人所诟病,当时央视《实话实说》的主持人崔永元也就是因为“一切围着收视率转”而离开成就他的舞台。但反过来说,在媒体市场的相关法令制度尚不健全的时期,没有收视率,就没有广告商,也就没有生存的资本。再加上新媒体的强势介入,电视要想生存和发展,忘掉收视率反倒是一种自己对自己不负责任的行为。

收视率和高品味哪个更重要?这一直是困扰电视人的两难命题。其实说到底,这是一种理想主义和现实主义之间的左右为难和痛苦纠结。选择了品味,曲高和寡的“低关注度”会让电视人成为名符其实的“电视民工”;选择了收视率,粗制滥造的、极具工业化大批量生产的电视节目成为了电视人永远被吐槽的伤疤。可以说,为了生存,现实的电视人都会将自己的天平偏向收视率、偏向广告盈利,只因一个常识:吃饱饭菜比看好音乐剧更重要。

面对同样的“棘手”选择,新媒体则显得更加从容,他们的字典里没有收视率,只有“使用率”,他们存在的价值并不是“独占”,而是“联系”。也就是说,新媒体不同于电视等传统媒体的地方,不在于内容本身的吸引力,而在于 “联系”的多样化。人和人的“联系”成就了微博、微信;人和信息的“联系”营建了各种手机APP和客户端。

新媒体不是要独占受众,而是建立一种“联系”,形成一种可以让受众习惯一逛的信息和服务的市场。新媒体生存的逻辑是多元的渠道;是用户的体验;是被使用、被消费的快感。受众也无须从始至终关注,无须对生产的内容劳累地进行审美。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新媒体框架下的受众无须成为精神上的享受者,他们只需要做一个个性而自在的消费者。

如此这般,新媒体轻松而成功地分流了电视台的忠实观众,并给他们营造了一个更为个性、更具快感的世界。电视曾经的优势被奇妙地转化为了劣势:精致的画面被千篇一律的节目所摧毁,现场的可视和可感则敌不过受众亲身的体验,“高高在上”的收视率不足以满足受众日益增长的消费快感的习惯。电视,曾经被视为大众文化的代表者,不知不觉地沦为了缺乏思想内涵、缺乏多元推广渠道、缺乏创意和想象力的符号。

当然,新媒体的方兴未艾并不当然等同于电视的消亡,正如当时电视的勃勃生机亦没有遮住报纸针砭时弊的锋芒。以夏陈安为首的电视人离开电视,并不等于电视已死,却恰恰意味着传统媒体的回归。以电视为标志的传统媒体,他们生存的情趣并不在于激情本身,而是激情褪去后的平淡。电视在一路高歌的发展道路上,需要的恰恰是休憩、是静养、是积淀。

媒体人淡出“江湖”,而选择“象牙塔”,正是一种理念的回归、灵魂的回归。传统媒体如何回答来自时代的考题,如何平衡文化创造和工业生产的关系,如何实现全面而完美的媒介融合,如何扬长避短、继续前行?对这些问题的回答,不仅需要几分热情、几分批判,更需要耐心的积淀,需要冷静的感悟。

尿路结石腹部疼痛怎么办
热淋清颗粒女人可以吃吗
小孩小便说痛不肯尿怎么办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