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潭信息港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万里浮屠—往生戒 第十四章 丫头哭了

发布时间:2020-02-15 17:49:41 编辑:笔名

万里浮屠—往生戒 第十四章 丫头哭了

“喂,就算是月神教,又有什么好怕的!”舞倾烟被何安朔抓着手腕跑了半天终于是忍不住抱怨起来,“还放着好好的大路不走,非要跑这深山老林里来。”

“你以为我想带着你么!”心芷站在前面高高的树梢上显得略有些不耐,眼前是一望无际,郁郁葱葱的辽阔森林,走这里能减少很多不必要的麻烦,而且这是一条去独弦xiǎo筑的近路,快的话应该三四日就能到达。即使这样,此路也并非安全。

“你现在安静diǎn,别再给我惹麻烦。如果你继续留在客栈,神月教迟早会找上门来。到时候就不是你一个人的事了。”

“哼,这像是你么

,能孤身在寒门的大殿中杀掉影戮的人,怎么还害怕日渐式微连教主都未曾上任的月神教?”

心芷本来还在上面寻找走出森林的捷径,听得这话脸色骤变,“你説什么?!”

随音而落,仅半息之间,裹在油布包中的剑尖就不偏不倚的正好抵在了舞倾烟的喉咙口,“你到底是谁?”

心芷此刻的失态已经毫不掩饰她的震惊,她为了隐匿身份,在刺杀的时候并未用未央宫的剑术和身法,更也没有用惊天,甚至连用内力都没有用。可如今却竟然被这样一个毛丫头识破了自己的真实身份。她到底是什么来路?仅仅是苏千瑜的坐下弟子吗?

心芷的担心不无道理。她这一路已经极力避免了很多的麻烦,要知道一旦自己的行踪暴露,招惹势力事xiǎo,耽误行程可就真的就麻烦了。

舞倾烟看到心芷的突然出手,反应已是很快,但是她的手才刚刚搭上剑柄就已经被惊天抵住喉咙,这个女人刚才在院子里竟然隐藏了实力么!

何安朔也是一惊,当时他的手还抓着倾烟,却竟被惊天的剑气生生震开。虽然还在布包中,但以惊天剑的锋利,一个油布包又有何用。

舞倾烟也被这霸道的剑气震得略有些气血不稳,但嘴巴上却毫不示弱,气不打一处来的反问,“我是谁,我还问你是谁呢,不经过我同意。莫名其妙把就我哥带走了。”

“哥……”

而就在舞倾烟扭头对上何安朔那有些尴尬的眼神的瞬间,那源源不断的记忆碎片又开始和之前刚见面时一样,像潮水般汹涌而来,无法抗拒,舞倾烟的脑子中一下子就塞满了何安朔各种各样的记忆碎片……关于苏千瑜,关于心芷,关于自己,但是这次不同!——有一些记忆似乎被关在一个黑色的屋子里,等舞倾烟好奇的想要走近的时候,那无尽的黑暗深渊就张开血盆大口一下子将她吞噬而去。

而舞倾烟就在快要失去神志昏厥过去的一瞬间,似乎是看到了一张非常非常熟悉的脸,就像那张脸她也从哪里见过一样……

“她难道是神预者”这个一闪而过的可笑想法立马被心芷摇头否定了,这xiǎo丫头怎么可能会是神预者,现在整个中土大陆的三大神预者,未央宫的常夜颜,鬼残谷的冰孩,京都的皇崖,无一不是站在的人物。

看着篝火旁正忙里往外地照顾着已经昏厥过去的舞倾烟的何安朔,这么久了,果然还是只个孩子呢,满眼都是那种软弱的慈悲。

心芷一脸恨铁不成刚地苦笑了一下,似是在笑自己。随即一个翻身就跳上了树梢,惊飞了一片林鸟。

夜已经深了,繁星漫天。这片密林看似很安静,但是现在的状况着实让她着实安静不下来。

随着一些莫名的胡思乱想,坐在树梢的心芷竟然渐渐产生了睡意。作为一个剑客,在这种情况不明的原始森林中产生这么强烈的睡意,心芷知道不对劲,挣扎着想要咬破嘴唇,恢复清醒,但是那迷蒙的睡意来的还是太快了,一下子就席卷了全身每一处肌肉,骨骼,她稍稍用力的下巴也渐渐松开,终是沉沉睡去。

“怎么会突然晕过去呢?”何安朔看着显得有些赌气的心芷,也是莞尔,她竟然也会露出这个样子……

他知道舞倾烟突然的昏聩并不可能是连内力都没有的心芷所为。那么究竟是为什么呢……

看着在顽皮跳跃的篝火中映衬出的通红xiǎo脸,这些年容貌竟几乎无变,五官还是没张开,不过已经可以依稀看出她绽放后的动人模样。

何安朔在脑海中努力地想勾画出一个美女的模样,但是竟然成了心芷那张苦瓜脸,倾烟她会有心芷那样美丽吗,想到这里,何安朔随即也是拍了拍额头,唉,怎么能像心芷呢。

何安朔看着还是依旧一动不动的舞倾烟,突然想起xiǎo时候那躺在那病的几乎要死过去的她,难道是旧病?也不可能啊,她的病早就就好了,虽然也没有能查到过病因,但师傅苏千瑜也説过,她的怪病早就痊愈了。怎么可能突然复发?

百思不得其解之时,舞倾烟的眼角似乎动一下,竟然渐渐得醒了过来,刚一醒来就对上了何安朔有些急切的脸,那仅仅只是一张脸,关于记忆的那一切感觉似乎又消失了……

“你刚才可是吓死我了。”何安朔看到舞倾烟醒过来也是松了一口气。看来不是旧病复发,只是昏厥应该并无大碍。

“你才吓死我了!你脑子都是些什么奇奇怪怪……”舞倾烟刚一清醒就忍不住嗔怒道,但刚一説出口就想起苏千瑜在她离庄之前的告诫,她的这种能力不能对任何人提起。

她记得特别清楚,当时她还特意嘟嘟哝哝的问一句,“哥哥也不可以吗……”

苏千瑜敲了一下她的头,淡淡地回一句,“特别是他。”

可这是到底为什么呢?

“你説什么?”何安朔看着快要熄灭的篝火,赶紧过去加了一把柴。顺便四下张望了一下,咦~心芷怎么不见了?

“没什么,没什么。”舞倾烟有些吃力的坐起身,看着篝火旁的何安朔,安心地拍拍胸口,还好他没听清。

蒽?篝火?自己已经睡了这么久了吗,都已经是晚上了?可是为什么她的头依旧还是很痛,疼痛中似乎还带着何安朔记忆中埋藏着的那种深深的恐惧。

舞倾烟有些恼怒地摇了摇头,拍了拍脑门,咦~她抽了抽鼻子,眼睛立刻放光,是烤鹿肉的味道!

一抬头就看到了何安朔那张贱贱的脸,手上还拿着诱人的烤鹿腿,没想到这个家伙倒还挺有心嘛!

就和那时在千山离剑庄疯跑一样,每天太阳下山的时候,两人已经玩的很累了,这烤鹿腿就会被何安朔像变戏法一样的做出来,真是美味的无以复加,就是靠着这个拿手绝活,牢牢的抓住了她的胃才让她像个跟屁虫一样成天腻着何安朔要去千山中烤鹿腿吃,那时候在她眼里,何安朔的味道和这美味的烤鹿腿可是一样一样的。

苏千瑜还对她这爱好打趣説后山的鹿都快被她俩吃光了。不过她才不信呢,千山千山,一千座山,怎么可能吃得完呐!

可是即使没吃完,在何安朔不告而别后,她也吃不到了,她也尝试着做过,发现烤鹿腿并不好吃,她才知道,她一直以来真正喜欢的是哥哥的味道。

舞倾烟想着想着自己这一路一个人孤孤单单的到处乱跑,好不容易见着哥哥了还有一个凶巴巴的女人老是蹦出来!越吃越委屈,后来就几乎要哭出来了。

何安朔也在怀旧状态呢,见气氛不对,赶紧跑过去“怎么了,不好吃吗。”

舞倾烟一听这好久没听到的温柔话语,咿呀呀的一把抓着何安朔的大腿,大哭起来,“哥,这几个月你到底跑到哪里去了嘛。”

何安朔看了看不远处的树梢,略带歉意地摸了摸舞倾烟的头,“对不起。”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