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潭信息港
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难忘的驻站经历12

发布时间:2018-12-14 03:29:05 编辑:笔名

难忘的驻站经历

.h1 {

PAGE-BREAK-AFTER: avoid; TEXT-JUSTIFY: inter-ideograph; TEXT-ALIGN: justify; LINE-HEIGHT: 240%; MARGIN: 17pt 0cm 16.5pt; FONT-SIZE: 22pt; FONT-WEIGHT: bold

}

.h2 {

PAGE-BREAK-AFTER: avoid; TEXT-JUSTIFY: inter-ideograph; TEXT-ALIGN: justify; LINE-HEIGHT: 173%; MARGIN: 13pt 0cm; FONT-SIZE: 16pt; FONT-WEIGHT: bold

}

.h3 {

PAGE-BREAK-AFTER: avoid; TEXT-JUSTIFY: inter-ideograph; TEXT-ALIGN: justify; LINE-HEIGHT: 173%; MARGIN: 13pt 0cm; FONT-SIZE: 16pt; FONT-WEIGHT: bold

}

ion {

LINE-HEIGHT: 18px; FONT-SIZE: 14px

}

ion TD {

LINE-HEIGHT: 18px; FONT-SIZE: 14px

}

.h1 {

PAGE-BREAK-AFTER: avoid; TEXT-JUSTIFY: inter-ideograph; TEXT-ALIGN: justify; LINE-HEIGHT: 240%; MARGIN: 17pt 0cm 16.5pt; FONT-SIZE: 22pt; FONT-WEIGHT: bold

}

.h2 {

PAGE-BREAK-AFTER: avoid; TEXT-JUSTIFY: inter-ideograph; TEXT-ALIGN: justify; LINE-HEIGHT: 173%; MARGIN: 13pt 0cm; FONT-SIZE: 16pt; FONT-WEIGHT: bold

}

.h3 {

PAGE-BREAK-AFTER: avoid; TEXT-JUSTIFY: inter-ideograph; TEXT-ALIGN: justify; LINE-HEIGHT: 173%; MARGIN: 13pt 0cm; FONT-SIZE: 16pt; FONT-WEIGHT: bold

}

.union {

LINE-HEIGHT: 18px; FONT-SIZE: 14px

}

.union TD {

LINE-HEIGHT: 18px; FONT-SIZE: 14px

}

作者:冯举高

我是1997年10月正式调入经济社工作的,至今已有15个年头了,这其中有近一半的时间是在驻地站度过的。 刚到报社时,先在三峡站当,一年后被任命为湖北站副站长,之后,连续任湖南站站长、河南站和四川站站长。我也可能是本报社驻地站中更换站多的一人,而且时间都不很长,短的四川省仅4个月,长的湖北省也不过两年。也许正因如此,反而与驻站结下一种不解的情结,这种情结至今还在我的日常生活和工作中萦绕不去,甚至于有一种感觉,仿佛我的血液和思绪中也有这种驻站的情愫在永远、永远地流淌…… 驻站的是重大的,任务也异常的艰巨。就拿1998年抗击长江特大洪水来说,当时,我还在三峡站,驻在湖北省宜昌市。我家就在长江边上,那一年还不到7月时,眼见到长江洪水一天比一天高涨,地方媒体已开始关注长江水位,我作为一名也有了高度警觉,并在时间向报社汇报了长江流域特别是三峡以下的广大湖北地区情况。很快我接到报社指示,要求我马上深入长江危险地段——荆江一带,密切观察,及时向报社反馈信息,并采访写稿。接下来的8月9月大家都知道的,50多天惊心动魄的抗洪抢险在中华大地上奏响了一曲不朽的战歌。我也因作为本报个冲到抗洪线,一位撤出,同时发稿多(见报50多篇)而被评为全国抗洪劳模,加上当年的其他工作出色,特别是另外几组报道在全国引起较大反响,而被评为“经济1998年度(第三届)敬业爱岗十大标兵”。 驻地,远离报社总部,但每一份收获、每一份喜悦都是与总部紧紧相连的,无法分开的,那种互动、那种默契、那种感知是极其珍贵的,永远铭记于心。 记得那还是1998年5月左右,我当时还驻三峡站,湖北利川市一名通讯员给我提供了一条线索,说利川个体工商户纷纷撤离。我将此信息发给报社,第二天,时任经济部副主任的薛晓峰(现任广东省中山市市委书记)通知,要我尽快赶往利川采访。我当即行动,赶往目的地,在通讯员的陪同下采访顺利,并于当晚把稿发回北京,之后,我因还有另外的采访就向回返。第二天下午4点左右刚要到家门口时,时任经济副总编的詹国枢同志直接给我打来说,利川稿已在经济头版头条刊发,配有点评,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央电视台早晨都全文转播了,要求我抓紧时间采写当地各种反响。詹总并不知道我已从几百公里以外的利川返回了。我接此通知,二话没说,不顾一路翻山越岭的疲劳,回到家换两件衣服就转身直奔长江码头,我知道下午4点半还有一趟快艇开往巴东县,从巴东到利川走陆路就比较方便了。 总部领导的判断是十分准确的,利川一稿不仅在利川在湖北而且在全国反响都非常强烈。因为反映的问题是地方乱收费,才导致个体工商户纷纷出走,湖北省就此开展全省大清理大整顿。湖北站站长魏劲松同志就此采写全省情况,本报连续在一版头条刊登。一时间全国各省都开始对乱收费展开大整顿,中央也高度重视。对此,时任经济社社长的徐兴华同志多次在不同的场合提及此报道,认为本报上下结合,打了一个漂亮的胜仗。 驻地是能锻练人的地方,特别是采写能力。 我调报社之前实际上只是报社一名普通的通讯员而已,当时湖北站站长魏劲松同志把我推荐进报社后,我的稿的写作水平确实很低,但我一进报社就接到一个异常艰巨的任务,负责三峡工程大江截流之前的报道。这是个大战役,也正好是一次难得的锻炼机会。报社很重视,派时任部副主任的郑庆东同志(现任经济副总编)现场负责指挥。魏劲松站长也深入到三峡工地现场采访。一天,我开车陪庆东同志到三峡工地寻找线索,一圈下来,我什么也没发现,只看到偌大的工地上静静悄悄的。写啥呢?我很犯急,当时报社要求我每天必须发回一篇稿件。专门在一版开设了《三峡工地速写》专栏。庆东说,就写这里的工地静悄悄啊!噢,是啊,三峡工程建设时代已不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葛洲坝建设时代,现在都是机械化作业,根本看不到人山人海战术。我顿时茅塞顿开。每一天庆东就这样开启着我写作的大门,慢慢地走向正道,写作水平渐渐提高,敏感性也强了起来。记得在2000年的3月份,本报一版在6天之内连续刊发我3个头条(2000年3月23日《长江污染现场采访调查之二——长江污染治理为何这样难》,2000年3月25日《长江污染现场采访调查之三——为长江环保立法》,2000年3月28日《农民奔小康不能拼资源》),创下报社个人在一版连续发头条稿的记录。我深知这一切都是报社值班和编委对稿件精改细编的结果,但对我的鼓励是巨大的,对我更加热爱经济,更加勤奋工作起到了不可替代的推动作用。 我离开站岗位已经近8个年头了,可是对“站”的回忆依然是那样的清晰,所经历的每一件事都还是那样的刻骨铭心! 作为经济社的一员,我为自己曾经驻过站而感到无比的骄傲和自豪!

钢筋网排焊机
榨油机
天然鹅卵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