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潭信息港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我做皇帝那些年

发布时间:2019-06-25 00:15:22 编辑:笔名

腊月初八清早,涪陵王一行抵达雍城,这是新皇出殡前赶到的分封地方的藩王,原本的枭雄此时也有些落魄,儿子亡故,领地被占,连以后的命运都没有着落,他也只能期冀我会善待他,但身为帝王,岂会事事讲感情?我亲自在皇宫迎接了他,涪陵王赵恪亲自到先皇灵前上香,到门前,即将是为先皇出殡之时,百官已经陆续抵达皇宫门口迎候,我安抚了赵恪,对他儿子的过世表示了关切,赵恪在我面前表现的很萧索,似乎是想故意以这种方式来博取我的同情。“皇叔应该听闻了汉王的叛逆之事,如今皇考刚去,朝事不稳,涪陵旧地又为叛逆所攻伐,朕实在难安,待先皇下葬之后,朕愿意与皇叔一同前往湘蜀,将湘蜀彻底平定,再敕封皇叔为蜀王,永保湘蜀之安危。”赵恪苦笑道:“老朽已年迈,膝下无子,就算能为蜀王又如何?老朽深感陛下皇恩浩荡,可有些事……勉强不得,若有能为陛下所驱驰之处,陛下尽管吩咐,老臣自当肝脑涂地。”他的话几分真几分假不好说,但他无后的事倒是真的,否则我也不会这么慷慨承诺封他为蜀王,其实对他的示好等于是对涪陵军降军的示好,怎么说涪陵降军也有两万兵马之众,这可是我派去平定汉王叛乱的中坚力量。到了出殡的时辰,有礼部的人在操办,赵康玥的棺木封盖,我作为赵康玥硕果仅存而儿子,自然要为他扶灵。身为皇后的苏菡儿跟在我身边,贤惠而安适,我不跟她多说,与她一同出宫,见过了百官,一行准备往城外而去。虽然銮驾准备着,但因为我要亲自扶灵,銮驾也仅仅是在从皇陵归来时所乘,前面有御林军的将士开路,之后便是礼部吹打的班子,有二百多人,而后才是棺木和护棺之人,后面銮驾紧随,再后面是相随的百官。我走出皇宫,队伍已经基本陈列好只等出发,治丧大臣方鹤信上来行礼,与他一并上来的还有中书令胡袁明。我看他二人一眼,问道:“怎不见丰乐侯?”方鹤信自然无法回答,反倒是旁边的胡袁明奏禀道:“回陛下,侯爷早一步出城准备,说是要安排城外两大营护送人马,会在城门口迎候。”“好。”我点了点头,直接道,“出城改走北门。”一句话令方鹤信和胡袁明同时大感意外,皇陵是在城西,如今不走西门却走北门,等于是要绕个圈子,之前计划好的行进路线都是经过开路的,突然改变等于是打乱之前预设好的路线,连沿途的守备都要重新调度。胡袁明紧忙奏道:“陛下,这时候再改走北门……怕是有所不及。”我冷声道:“朕的话听不懂吗?若是沿途有什么不便的话,相信中门将军李信会处置的很好,胡卿家只需要将朕的话传达下去便是。”胡袁明紧忙唯唯诺诺,但他心中也是十分苦恼的。反倒是方鹤信很快便适应下来,二人同时去安排和传达,我则在苏菡儿耳边交待两句,苏菡儿面色并无任何的惊讶和变化,只是点点头遵从。许久之后,驸马夏国侯何顺一人前来,赵苑瑜并不在他身边。他上前行礼,我扶起他,问道:“今日出殡,皇姐身在何处?”何顺面色苦恼道:“公主她……昨日悲痛过度,又染恙在身下不得床榻,让微臣前来与陛下通禀一声,今日出殡便不能亲自出席。”赵苑瑜会悲恸到连床都下不来?她早不悲恸晚不悲恸,偏偏在我跟周兴要正面相对的时候悲恸,分明是嗅到风声不想做枉死鬼,不过她不来也好,至少说明她想抽身事外,我没有去追问事情的真伪,从何顺那怪异的神色我便能分辨出事情没那么简单。等改变路线的事安排好,出殡一行便出发,陛下出殡和下葬都是安排好时间的,改变路线要多走两三里路,就意味着中途需要不能所有耽搁,否则连下葬的时辰都会误了。赵康玥在世时,已经在皇陵中为自己修建了陵寝,安顿下来并不算复杂。只是中途这段路却是凶险无比,因为临时改变了路线,使得沿途的道路都是临时才封路,有些路段还有百姓的早市尚未散去,百姓撤到弄巷之中,远远观望着出殡一行,道路甚至还有些狼藉。我却不在乎这些,我要做的就是要平稳抵达皇陵,这看似是一切顺利的前提。我突然作出改变路线后,明显也是要将周兴原本的计划打乱。此时身在西城城门外六里的周兴,正在对紧忙赶来通报的家兵问询城中的情况,周兴提前一天出城,是为了安全,他不想留在城中犯险,在他拿到圣旨后便可名正言顺出城调度,作为景惠营统领的左东禄还有西城大营统领的孙摄都站在他身后,经过昨日之事,他基本已经调和了二人的关系。“好在小皇帝没有硬来,不过看起来,他真以为本侯信了姓韩的那一番鬼话。”周兴面色带着冷笑,看着孙摄和左东禄二人,带着训斥的口吻道,“你们还说是要做大事,可是连基本的沉下心都做不到,被人稍微激怒,就要争名逐利,却不知成就帝王大事才是功成名就之根本。为那一点薄力争来争去可有何意义?”周兴的话尽管得不到左东禄和孙摄的完全信服,但现在他们已经知道今天要针对的是皇帝,要做的是谋逆的大事,做什么也要整合在一处。周兴继续冷笑道:“小皇帝耍那些阴谋手段何用?如今只要你们齐心协力,任何困难都不成问题,兵马调度可是完备?”左东禄奏禀道:“回侯爷,兵马已经安排妥当,到城外接管护送之后,量小皇帝插翅难飞。”“嗯。”周兴满意点头。他想的是,就算皇帝做出了二桃杀三士的计谋,可到如今看起来是一切付诸东流,只要他统揽大局,左东禄和孙摄还有她们背后的两大营人马并不会引起乱斗。周兴心想:“到底还是年轻气盛,纸上谈兵要来何用?”正说话间,马上有快马来报,说是出殡的队伍从北城门出城。左东禄有些心慌,紧忙道:“侯爷,这可怎么办,莫非是小皇帝察觉到什么?”周兴冷笑道:“察觉到又如何?无论从哪个城门出城,到皇陵这段路都是由两大营的人马护送,难道他还能飞了?就算他飞了,你们带着人马入城,看谁能拦得住,不过提前要造的就是城外的混乱,只有如此才能拖住御林军,现在小皇帝和姓韩的所有安排,应该都是在皇陵周围,你们不必担心。”听到周兴的话,左东禄和孙摄才稍微放下心来。

呼和浩特哪家专科医院治白癜风好
衢州专科医院治白癜风
自贡的医院治疗牛皮癣

上一篇:狼性督军矜持点1

下一篇:丹师归来重生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