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潭信息港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武道神尊 千一百六十四章 转生千百世

发布时间:2019-12-05 05:32:58 编辑:笔名

武道神尊 千一百六十四章 转生千百世

千一百六十四章转生千百世,只为等一人

莲若寺,莲花塘,曾经早已干涸,后被青妍觉醒记忆后的眼泪浇灌,重新焕然一新。故而内部有池水,那是青妍的泪。

此刻,那些池水袅袅生烟,朦胧氤氲,像是袅绕的淡淡薄雾。而在池水中,一座莲花宝台浮浮沉沉,空绝即是盘坐在宝台上。

那座宝台即是圣莲化身,散发白灿灿的光华,蕴育蓬勃生机,包裹着空绝,温养着后者的真灵。

池塘边,青妍蹲在那里,以泪洗面,端详着空绝。

她沉默寡言,历来面容素净,美眸清澈,却在此时眼眸浑浊,面目挂着悲悸与伤感。

转生千百世,只为等你。

如今终于等到,来的是你又不是你。

青妍默默垂泪,掩嘴痛哭,秦鸿不作声息的靠近,站在不远处观望着。

看着青妍的样子,秦鸿只觉揪心,他没法去感受那种千百世转生,等一个人的苦痛。更没法去体会,为爱舍生,为情化道的那种大慈悲与大胸怀。

秦鸿只知道,在他不断努力追寻着自己心头所爱时,那种疲惫与苦痛真的很难受。

努力追寻,却始终无法厮守,那种痛与恨,难受至极。

可青妍与空绝,圣莲与韦陀的情,却更是一种大悲。

谁能够想象,转生千百世,只为等一个人的痛?

莲花塘,青妍垂泪许久,泪水化作雨滴,滴落进池塘里。噼啪声响,溅起阵阵涟漪与浪花。朦胧氤氲散发,与浪花交织,荡漾着虚空。

秦鸿可以看到,那里的虚空开始紊乱,似有旧时印记在浮现。

池塘氤氲,荷花生姿,周围朦胧,虚空扭曲,突兀现出一方异象。池塘畔,一位背影清瘦,穿着僧衣,手持佛串的年轻小僧盘膝而坐。

那是韦陀!

昔年韦陀尚是少年,面容俊秀,五官俊美,端是一方美少年。出外历练,游历红尘,适逢其会来到莲若寺,在池塘边邂逅了得道圣莲。

因佛门慈悲心,出手襄助了圣莲渡劫得道,意外赢得圣莲倾心。

从此,倾心只为他,万古不变。

俊秀小僧盘坐莲花塘,口诵经文,肃穆庄严,有着几分超然气质。

亲切,温和,种种姿态尽显。

青妍蹲在池塘边,近距离的看着眼前的旧景,景象虚幻,明明近在咫尺,却无法触摸,无法拥抱,无法交谈。

梦幻泡影,触之即碎。

青妍泪如雨下,清澈的美眸愈发浑浊,被眼泪打湿了衣襟,浸湿了衣裙。

“韦陀……”

青妍抿嘴呼唤,念着心中挂牵千百世的名字。

可,无有回应。

小僧面容庄严,五官俊秀出尘,带着慈悲,带着平静。经文声袅袅而起,隐含宏音,如似超脱。

日渐推移,天穹忽然铅云汹涌,云海乌黑沉重,压抑的气息弥漫天地,充塞苍穹。道道霹雳似雷龙,在云海中奔涌。

莲花塘,一朵白莲摇曳生姿,绽放圣洁的气息,妖而不艳。

霹雳化作雷龙怒蟒,轰砸而下,无边雷霆汪洋淹没了莲花塘。

圣莲渡劫,几近垂危。

韦陀出手,以佛门佛法与至宝相抗,襄助圣莲得道化形。

从此,圣莲倾心,只为韦陀。

看着幕幕旧景闪烁而逝,青妍早已哭肿了双眼,声音抽噎,已从无声到有声,情绪难以自控。

青妍看了许久,眼前的小僧骤然破碎,虚空扭曲,幻影化作涟漪,重重荡漾。随即,眼前旧景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稍显成熟的韦陀,出现在了莲花塘。

圣莲化道,以自身圣道之力温养韦陀,助韦陀登临绝巅,得道成圣。

种种异象闪烁,旧景幕幕重现,感人肺腑。

青妍不断哭泣,泪如雨下,莲花塘化作了汪洋。原本的平静,渐渐奔涌,终化作了海啸般的场景,在莲花塘中奔腾。

轰隆隆!

似有雷音翻滚,似有海浪拍案,惊涛击空的动静。

浪涛滚滚,波涛汹涌,唯独一朵莲花在其中沉浮。异象纷纷破碎,独留莲花宝台沉浮莲花塘,空绝盘膝而坐,气息全无,独留生机盎然,真灵不灭。

白灿灿的光,自莲花宝台弥漫,扩散四方,铺满了莲花塘。光泽如白日,炽烈生辉,好似照耀得诸天万域都一片明媚。

随着光芒滚滚,青妍自莲花塘畔起身,长裙飘飘,长发飞舞,素净的面孔泪流不止,浑浊的美眸渐渐清澈,浮现坚定。

她抬步而起,浑身逐渐绽放光彩,肌肤渐渐晶莹,剔透如玉,如翡翠,如玛瑙,在逐渐放光。

她在化道!

秦鸿心灵剧震,终于彻底恍悟,所谓的宿命难逃。

转生千百世,只为等一人。

如今刚刚等到

,还没来得及温存,她竟要重蹈覆车,再现千百世前的旧景。

秦鸿看得心神剧震,只觉一颗心都是狠狠揪紧。宿命难逃,竟要冲入轮回?

这就是空绝师兄早前告诉他的?

轮回即是宿命?

秦鸿错愕,掠近莲花塘,看着青妍踏步而起,步步生莲,走向莲花宝台。浑身绽放光彩,彩光挥洒光雨,她的身影在迅速晶莹,晶莹之余逐步虚幻。

“值得吗?”秦鸿喝问。

青妍驻足,回眸一笑,看着秦鸿,美眸有莲花生成,有圣洁光辉绽放,炽烈至极。

“爱至深处无怨由,情至深时不悔初。”

青妍开口,声音清冷,充斥圣洁,浩淼无边。

“他若醒来,记得,替我告诉他,转生千百世,我只为等祂。”

随着话语传出,青妍含笑回头,无有悲戚,无有伤感,无有情绪,一切如风,横空而去。

“哗啦!”

霎那,青妍身躯瓦解,化作漫天的光,撒做漫天的雨。光雨朦胧,璀璨如霞,铺满天地,汇聚成一朵绽放的莲花。

莲花虚幻,像是一缕魂,滴溜溜的旋转,散发无量光。

随即,虚空生涟漪,有道道禅乐声响起。莲花化作一道光,没入了空绝的眉心。

秦鸿顿时看到,漫天的光雨猛然一凝,像是被无形的大手擒握抓摄,疯狂的朝着空绝眉心灌溉。

片刻,所有光尽皆消弭,充斥进空绝眉心。

秦鸿施展天衍之瞳,窥探空绝变故,即是可以看到,在后者的眉心颅海中,一朵缭绕无量光的白色莲花徐徐绽放,沉浮在颅海中,包裹着空绝残存的真灵。

光雨蜂拥而去,灌溉进真灵中,那尽是青妍的魂,融入空绝真灵,唤醒着他沉睡的意志,不灭的魂灵。

“转生千百世,难得厮守时。今夕魂归灭,夙愿终得之。”

莲湖塘上空,残留着虚幻的叹息,经久不绝,盘旋而去。

从此,以后。

从此,便没了以后。

千百世前,圣莲化道,魂飞魄散。

韦陀追寻多年,踏遍诸天,求得一缕真魂,温养千百世,终得第二身。

千百世后,第二身葬灭,魂入空绝真灵,彻底消融。

从此,便没了以后。

秦鸿双拳攥紧,浑身颤抖,那是一种难言的悲悸。

亲眼目睹着这一幕,那一份真情,那一份爱慕,让秦鸿都是忍不住的动容。

举世之间,谁人能够至情至性?

唯有圣莲,倾心百万年。

魂入真灵,圣洁铺满颅海,温养空绝的真灵。

日渐推移,不知多久,不知多长,空绝颅海中,荡漾起点点涟漪。那部分真灵吸纳了所有光雨,交融了青妍魂灵,渐渐复苏。

禅乐响起,似有无穷光自无穷高处挥洒,似有无量劫在天地蕴育。但不曾显露,不曾降临。

良久,一声叹息徐徐响起,似从无尽时空传来,如成亿万里星穹递进,不知方向,难辨清晰。

随即,秦鸿则是看到,杳无声息的空绝渐渐恢复如初。心跳渐起,呼吸均匀,一切都像是沉睡许久后的苏醒。

“师兄……”秦鸿上前,低声呼唤。可却怅然发现,自己的声音居然都在微微发抖。

如他这般修为,如他这般心境,竟也是难以自控自己的情绪。可想而知,青妍化道,给了他怎样的心灵冲击。

尽管他早已知晓昔年曾有圣莲化道,成全了韦陀。可如今再看到青妍再次化道,唤醒空绝,那种冲击感,真的太强太强。

空绝开眼,无有回应,无有情绪,无有波澜,甚至,他都没有看秦鸿,像是不曾看到,沉寂在自己的世界中一样。

他徐徐伸手,抚慰着座下圣莲,指尖轻轻摩挲,极尽温柔,极尽宁静。

那种感觉,就好像抚摸着自己的爱人,安抚着心上人一样。

他……是他?

还是祂?

秦鸿止步,面目动容,惊疑不定。

而在秦鸿惊疑不定时,却见空绝缓缓抬手,手指做拈花状,隔空一指点在了莲花塘畔。那条破旧的青石小路旁,虚空扭曲,激荡起点滴涟漪。

秦鸿猛然回头,即是看到,在那里虚空动荡,浮现出一幕旧景。

一尊染血的佛陀,巍峨高大,盘膝坐在青石小道旁。他面容极尽沧桑,五官依旧英武俊秀,眉宇飞扬,眼眸疲惫憔悴。

祂浑身染血,模样惨烈,甚至面孔与肌肤都布满龟纹,像是随时都将瓦解,伤势惨重。

祂盘膝而坐,目光柔和,盯着莲花塘,看着空无一物,唯有一潭死水的莲花塘,祂突兀一叹,面孔间的憔悴与疲惫愈发明显。

随即,秦鸿则是看到祂抬起了大手,修长的五指,将手中的念珠轻轻抛飞。念珠腾空,散发琉璃金辉,笼罩莲湖塘,释放蓬勃精气。

那是法则的力量,是天地纯粹的本源之力。

疯狂浇灌,融入莲花塘。须臾即是看到,那空无一物,早已是一潭死水的莲花塘竟是荡漾起了点滴涟漪,一朵莲花自池底冉冉升起。

含苞待放,圣洁无暇。

ps:有需要龙套的请加群,群内找龙套管理员登记哟~武道神尊粉丝群:~

小孩不爱吃饭如何调理
哪些儿童止咳药不含防腐剂
宝宝晚上咳嗽厉害怎么办
不含防腐剂的止咳药好使吗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