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潭信息港
网络
当前位置:首页 > 网络

从上帝那里偷来的痛三

发布时间:2019-07-06 11:29:27 编辑:笔名

从上帝那里偷来的痛(三)

这个痛得厉害的欢娱怎如此短暂

在叶晖的陪伴下,麦儿奇迹般一天天好起来,我无法解释这种神奇,只能将之归结于爱情的伟大。当那年的片雪花从天而降时,医生说麦儿可以出院了。叶晖去办出院手续,麦儿拉着我的手怯生生地问:“小佳,我以为叶晖会和你在一起的,现在他和我在一起了,你不会生我的气吧?”

我的心一颤,搂住麦儿说:“怎么会呢?小麦,你忘记你说过的吗,我们是要好的朋友。所以我很高兴看见你和叶晖在一起,真的!”说这话时,我看见办好手续回来的叶晖,他听见我的话,望我的眼神里写满无奈与绝望。他和我一样清楚,我们没有告诉麦儿真相的勇气。

子渐将医生的话转述得很明白:麦儿这次能好起来简直就是奇迹。如果以后再有任何刺激引发她的心脏病,恐怕连上帝也束手无策了……真可笑,我和叶晖联手推出了这部剧,编剧、导演、演员都是我们自己。我们曾自以为是的相信这部剧多只有半年就会落幕,可事实却告诉我们很难有剧终的那天。

麦儿的婚礼定在七月,婚礼的前夜,叶晖突然出现在我新搬的公寓里。我望着他,从他茫然空洞的眼神里看到了同样茫然空洞的自己。眼前的这个男人曾经是我生命中亲密的人,但现在我却恐惧地发现自己已读不懂他的眼神。

叶晖抱着我,从未那么用力地抱着我,他宽大的怀抱狠狠挤压我羸弱的身子,似乎想要把我契合进他的骨头里。我不说一句话,只是一次又一次地吻他,然后用我的牙齿狠狠咬他的舌尖,把我许多天来的痛都咬在里面。

叶晖捂着嘴跳开去,血渗出他的嘴角。他固执的站在那里,不肯说一个字。我后悔了,心疼了,我扑过去说:“你还我的咬呀,你还我的咬呀,你怎么不还呀……”我说得泪花飞溅。

只在那一瞬间,我们又成为了彼此亲密的人。我们像以前那样拥抱、亲吻,叶晖的手从我身体上掠过,他动作粗野地撕扯着我的衣服,似乎要把许久以来的痛苦、忧惧、压抑、苦闷都发泄出来。他的压迫让我感到一种由外及内的痛楚,可我不在乎,我甚至喜欢这种带着快感的痛楚。那一刻,我并没想到麦儿,我只是想要享受这片刻的欢娱。这从上帝那里偷来的、痛得厉害的欢娱呀,为何如此的短暂?

激情过后,夜深沉得可怕。叶晖躺在我身边,他说:“我爱你,小佳。”他的声音还是那样好听,可这么好听的声音在明天以后就再也不会属于我了。我强迫自己扭过头不去看他,淡淡地说:“我也爱你,可是你该走了。” 于是叶晖就走了,走出了我的房间,走出了我的世界。我追到门口,隔着门听见门外叶晖的呼吸声,我的手在门柄上凝固了。我在门里,叶晖在门外,我们隔着一扇门站了一个晚上,谁也没再打开那扇门。[1][2][3][4][5]

防城港哪家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好
宝鸡有哪些妇科医院
安徽有哪些三级医院
河池药物依赖科医院哪家好
友情链接
长春有哪些微创外科医院 白山有哪些中医感染内科医院 博州有哪些种植科医院 喀什有哪些肿瘤内科医院 喀什有哪些中医心内科医院 伊犁有哪些骨外科医院 海口有哪些其他内科医院 海口有哪些新生儿科医院 三亚有哪些小儿内科医院 儋州有哪些内科医院 万宁有哪些眼科医院 万宁有哪些介入医学科医院 万宁有哪些急诊科医院 东方有哪些脊柱外科医院 定安有哪些传染病科医院 定安有哪些体检科医院 屯昌有哪些小儿皮肤科医院 临高有哪些其他外科医院 临高有哪些种植科医院 临高有哪些白内障医院 白沙有哪些小儿外科医院 陵水有哪些其他外科医院 陵水有哪些眼外伤医院 陵水有哪些体检科医院 三沙有哪些眼底医院 江苏护理咨询医院哪家好 浙江血管外科医院哪家好 浙江外伤科医院哪家好 湖北运动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湖北血液科医院哪家好 湖北整形科医院哪家好 湖北干部诊疗科医院哪家好 湖北医疗美容科医院哪家好 天津其它科室医院哪家好 天津皮肤性病医院哪家好 天津心脏科医院哪家好 河南手外科医院哪家好 湖南精神科医院哪家好 辽宁其它科室医院哪家好 辽宁小儿骨科医院哪家好 辽宁小儿耳鼻喉医院哪家好 内蒙古眼外伤医院哪家好 内蒙古特诊科医院哪家好 吉林心血管医院哪家好 佛山眼底医院哪家好 湛江干部诊疗科医院哪家好 茂名肿瘤外科医院哪家好 茂名眼底医院哪家好 茂名放射科医院哪家好 惠州脊柱外科医院哪家好 梅州麻醉科医院哪家好 阳江消化内科医院哪家好 清远小儿血液科医院哪家好 清远小儿心外科医院哪家好 中山产前诊断科医院哪家好 龙岩有哪些耳鼻喉医院 自贡血液科医院哪家好 忻州有哪些其他医院 湘潭癫痫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