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潭信息港
网络
当前位置:首页 > 网络

从上帝那里偷来的痛三

发布时间:2019-07-06 11:29:27 编辑:笔名

从上帝那里偷来的痛(三)

这个痛得厉害的欢娱怎如此短暂

在叶晖的陪伴下,麦儿奇迹般一天天好起来,我无法解释这种神奇,只能将之归结于爱情的伟大。当那年的片雪花从天而降时,医生说麦儿可以出院了。叶晖去办出院手续,麦儿拉着我的手怯生生地问:“小佳,我以为叶晖会和你在一起的,现在他和我在一起了,你不会生我的气吧?”

我的心一颤,搂住麦儿说:“怎么会呢?小麦,你忘记你说过的吗,我们是要好的朋友。所以我很高兴看见你和叶晖在一起,真的!”说这话时,我看见办好手续回来的叶晖,他听见我的话,望我的眼神里写满无奈与绝望。他和我一样清楚,我们没有告诉麦儿真相的勇气。

子渐将医生的话转述得很明白:麦儿这次能好起来简直就是奇迹。如果以后再有任何刺激引发她的心脏病,恐怕连上帝也束手无策了……真可笑,我和叶晖联手推出了这部剧,编剧、导演、演员都是我们自己。我们曾自以为是的相信这部剧多只有半年就会落幕,可事实却告诉我们很难有剧终的那天。

麦儿的婚礼定在七月,婚礼的前夜,叶晖突然出现在我新搬的公寓里。我望着他,从他茫然空洞的眼神里看到了同样茫然空洞的自己。眼前的这个男人曾经是我生命中亲密的人,但现在我却恐惧地发现自己已读不懂他的眼神。

叶晖抱着我,从未那么用力地抱着我,他宽大的怀抱狠狠挤压我羸弱的身子,似乎想要把我契合进他的骨头里。我不说一句话,只是一次又一次地吻他,然后用我的牙齿狠狠咬他的舌尖,把我许多天来的痛都咬在里面。

叶晖捂着嘴跳开去,血渗出他的嘴角。他固执的站在那里,不肯说一个字。我后悔了,心疼了,我扑过去说:“你还我的咬呀,你还我的咬呀,你怎么不还呀……”我说得泪花飞溅。

只在那一瞬间,我们又成为了彼此亲密的人。我们像以前那样拥抱、亲吻,叶晖的手从我身体上掠过,他动作粗野地撕扯着我的衣服,似乎要把许久以来的痛苦、忧惧、压抑、苦闷都发泄出来。他的压迫让我感到一种由外及内的痛楚,可我不在乎,我甚至喜欢这种带着快感的痛楚。那一刻,我并没想到麦儿,我只是想要享受这片刻的欢娱。这从上帝那里偷来的、痛得厉害的欢娱呀,为何如此的短暂?

激情过后,夜深沉得可怕。叶晖躺在我身边,他说:“我爱你,小佳。”他的声音还是那样好听,可这么好听的声音在明天以后就再也不会属于我了。我强迫自己扭过头不去看他,淡淡地说:“我也爱你,可是你该走了。” 于是叶晖就走了,走出了我的房间,走出了我的世界。我追到门口,隔着门听见门外叶晖的呼吸声,我的手在门柄上凝固了。我在门里,叶晖在门外,我们隔着一扇门站了一个晚上,谁也没再打开那扇门。[1][2][3][4][5]

防城港哪家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好
宝鸡有哪些妇科医院
安徽有哪些三级医院
河池药物依赖科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