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育儿

安然两位老大受审撼山易撼董事长难中华会计

2018-11-01 09:33:12

安然两位老大受审:撼山易 撼董事长难_中华会计校

安然两位老大受审:撼山易 撼董事长难

15:9 法人·朱伟一 【大 中 小】【打印】【我要纠错】

简介:股市越是繁荣的地方,贪婪也就越多。民事诉讼和刑事诉讼有助于清理股灾之后的残局,也可以使人们暂时清醒、清醒,但终究阻挡不住股市的人欲横流

安然前董事长和首席执行官被送上了审判台,但此案中追究董事长和首席执行官的刑事并非易事。难就难在两位老大没有留下亲笔批示,命令手下造假。确实,安然垮台,两位老大有经营不善的,而且手下人造假,两位也有用人不善的。用人不善也可以导致刑事。但失职一般是民事,并不构成犯罪。而检察官追究的是刑事,告两位被告欺诈,而欺诈需要被告有主观故意。证明主观故意比较难。

如果大刑伺候,两个凶顽一定会从实招来。但西方不主张用刑,理由很多,按英国历史学家克里斯多夫·道森的说法是:“一旦我们决定,打击邪恶可以不择手段,那么善与邪恶之间就没有界线了。”而且美国检察官自吹,他们手段高明,不用对安然高管逼供,也可以迫其就范。他们的做法是先易后难,先拍苍蝇,再打老虎。安然前雇员中两位大佬的手下已有16人认罪。一人由陪审团审判后被定有罪。另有一人因陪审团裁决无效而将被重审。这些雇员包括:投资关系主任、公司司库、安然全球金融服务集团副总裁、安然宽带服务负责人、财务总管法斯托和其一位助手、首席会计官,还有买卖电力的交易员。

为了缚住安然的两条苍龙,检察官很有耐心,慢工出细活。安然2001年垮台,将近5年后,才开始审判安然的两位老大。为了得到宽大处理,安然前首席财务执行官安德鲁·法斯托(stow)当庭揭发安然领导人的恶行。不过,尽管首席财务官反戈一击,一口咬定两位大佬知道内情,指示手下造假。但检察官证明起来仍然很困难,因为两人没有留下亲笔批示,命令手下造假。诉讼不仅仅是控辩律师之间的较量,也是对事情两种解释的较量,是两种版本之间的较量。代表股民和政府的检察官坚持认为,以董事长赖依和首席执行官斯克林为首的安然高官为富不仁,精心策划、组织并实施了安然公司的造假活动。但肯耐斯·赖依(Kenneth L. Lay)和杰佛里·斯克林(Jeffrey K. Skilling)死不改悔,两人都一口咬定,安然是好公司,完全栽在媒体的负面报道上。 即便安然造假一事属实,那也并非他们的过错,完全是手下人利令智昏,欺上瞒下所造成的。

按照美国制度和美国文化,即便是铁证如山,或是说即便检察官自以为是铁证如山,也允许被告有辩解说话的机会。给坏人一次说话的机会。美国崇尚的是无罪推定。为的是防止可能出现的冤假错案。如果检察官不受任何约束,势必为所欲为,冤假错案在所难免。不过,非到万不得已,被告不会出庭作证。

按照美国宪法,被告有沉默权,但一旦被告开口,被告就必须回答检察官当庭提出的问题。所以,开口还是不开口,是被告和其律师的两难问题。不管法律如何规定,陪审团成员总想听听被告说法。“为人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美国陪审团成员也是这种心理。美国刑事审判中,也有被告当庭作证的,通常是约会强奸案中的被告。约会强奸通常无第三人在场,如果被告不在庭上开口说话,那么陪审团只能听到“苦主”的一面控诉。不错,被告可以通过其律师向“苦主”提出质疑,但毕竟这与本人开口说是不同的。

安然确实有假账,人们普遍认为公司的两位老大有不可推卸的。事已至此,两位老大是想拼死一搏。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为什么要缩头呢?两人在庭上故作镇静,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两位大佬也出来作证,否则就没有证人为其说话了。不过,美国的法律专家普遍认为,安然的两个恶人有点招架不住了。斯基林作证用了八天,其中包括其律师向他提问,以及对方律师向其提问。检察官问起斯基林参加过的一些决策会议,此兄顾左右而言他,要么说他当时不在,要么说他当时正好到会场外有事。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陪审团成员的眼睛也是雪亮的,自然看得清安然两妖的真面目。

安然审判对我们有什么启示呢?这个问题怕是不好回答。同一件事情,不同的人因其角度不同,会有不同的结论。我个人以为,有几点值得我们思索。首先,诉讼本身就是很好的启示。美国的法治不管是好还是坏,至少还比较有公信度,股民和金融寡头都还比较接受这种审判制度。诉讼可以惩罚坏人。即便两妖侥幸逃脱有罪裁决,他们也已经身败名裂了。在大多数人眼里,两妖对安然的破产负有不可推卸的。即便安然高管逃脱了刑事,但也被吓的不轻,对其他高管也有不小的威慑作用。即便刑事诉讼不能打击敌人,也可以起到教育广大股民的作用,不仅教育美国的广大股民,也可以教育全世界的广大股民。教育我们什么呢?可以教育我们不要迷信股市,不要迷信美国的高管——尽管这些高管们把自己打扮成美女。更重要的是,不要相信股市的什么创新。安然就是以金融创新的名义造假。

诚然,诉讼也不是万能的,许多问题诉讼并不能解决,甚至根本没有触及到。公司高管造假的深层原因诉讼就没有触到。诉讼只问高管有没有造假以及如何造假,但却不问他们为什么造假。美国部分学界者认为,安然的坏人之所以得逞,是因为律师和会计师没有把好关,尤其是会计师与安然高管同流合污,狼狈为奸。换句话说,就是中介机构没有把好关。但另一些学者认为,这还不是根本原因,根本原因是公司高管的薪酬问题:公司高管薪酬的很大一部分是期权,即他们有权在未来的某一时间段将其股权兑现并出售。如此一来,公司高官有可能在相关时间段刻意拉高股价,甚至是见利忘义,不择手段地拉高股价。按照这种理论,从根本上说,安然丑闻归咎于贪婪。

但贪婪是人的本性,而且是股市的原动力。如果不贪婪,还会到股市来乱跑吗?恐怕不会。从世界各国的股市历史看,贪婪和恐惧,而且只有贪婪和恐惧,才是创造和推动股市的真正动力。因为贪婪和恐惧,所以才追涨跌停,股市的阴谋家和野性家们才有可逞之机。股市越是繁荣的地方,贪婪也就越多。民事诉讼和刑事诉讼有助于清理股灾之后的残局,也可以使人们暂时清醒、清醒,但终究阻挡不住股市的人欲横流。还是那句话,在股市这个地方,安然造假的问题,“过七、八年来一次。”

相关热词: 安然 董事长

风景石
养森赋活紧致精华液
星力代理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