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潭信息港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光彩(厦门)双拥双创的力量“毕业”

发布时间:2020-03-27 14:01:21 编辑:笔名
——作者语
所有的故事都缘于一场大雨.那一天雨大得出奇,整条街道都成了河流,车辆在里面艰难的爬行.此时高一的易水寒正在教室里安静地听老师讲课.忽然听见有敲门声,同学们都循声伸长了脖颈.易水寒听见了叫他的名字,老师批准后他就来到了外面.走廊内光线暗,仔细辨认才认出是初中时的同学,说他的姐姐结婚,有很多同学要来希望聚聚.易水寒答应了,向老师请了假.
出了校门,两个人往北走.雨依然大,耳畔一片嘈杂,眼前只有茫茫的雨幕.同学的家在平房区,院内地势低,有积水,费了很大劲才进了屋.屋内点了一盏荧光灯,易水寒感觉有些刺眼,过一会适应了看清了,真的来了很多同学,一一打了招呼.一些男同学在抽烟,说着话,易水寒感觉他们的话语在随着烟雾飘散,听不清他们说了什么.他有些局促.角落有个女生一直在微笑地看着他,易水寒注意到了,她便坐近了和他说话.闲聊的过程中,易水寒想起了她的名字,想起了她的一些事.
窗外的雨一直哗哗的下着,单一的节奏淹没了时间的脚步.吃饭的时候同学们喝了酒,易水寒推辞不喝,因为要赶着回去上课.可是外面的雨却越来越大了,天色也渐渐暗了下来.易水寒决定不回去上晚自修了,于是喝了一大杯啤酒,脸就红了.那个女生桑美一直在看着他,易水寒有些不好意思了.这时,桑美就过来要和他喝酒.易水寒拗不过她,又喝了一大杯,感觉头晕了.他向外面望去,只是漆黑一片,无尽的雨声包裹着房屋,就像 中的一叶孤舟,易水寒飘了起来.
于是他走到炕边,仄歪在一侧沉沉欲睡.桑美依然在和同学们喝酒.易水寒迷迷乎乎的睡着了,好象是睡了一段时间,他感到内急,便要去厕所,他记得厨房内有马桶,就起身去了.光线很暗,他差一点撞在俩人的身上,才看见桑美和一个男同学正抱在一起接吻,男生的手放在了桑美的衣服里.易水寒有些尴尬,桑美就红着脸瞅着他,并且在笑,然后他们就回屋了,易水寒看着马桶一时尿不出来了.回来躺下,脑袋有些乱,睡不着了.窗外的雨也渐渐止息了.于是瞪着眼睛熬到了天亮.天刚亮,他就急着回校上早自习,走到大门的时候,桑美追了出来,说要回家,顺路.雨后的路很泥泞,桑美穿着凉鞋有些不方便,就拽着易水寒的衣服.易水寒问桑美,你们在处对象吗?桑美说,他昨天说他喜欢我.易水寒又问,你十八了?桑美说是.
前面是一处水洼,积了很多水,要踩着垫砖才能过去.桑美非要易水寒背着她过去.易水寒不好意思,就说,桑美,我领着你过去吧.桑美坚持要他背.易水寒瞅瞅四周见没人,就蹲了下来.桑美伏了上去,嘴里好像还哼着歌.易水寒感觉她柔软的胸部紧贴着他的后背,突然有些血涌.过了水洼就到了学校,已经有不少学生来上早自习了.他们就在校门外分手了.桑美说,你以后要忘记我的吗?易水寒无语。一直没见到太阳升起来,天又漫阴上来了,还要下雨.看着桑美的背影,易水寒想道.
几天之后,具体是几天,易水寒想不起来了.那是周末,他正赖在宿舍的床上不起.有同学跑来喊他,说校外有个女生找他.那天的天气很好,艳阳高照,轻风徐徐.易水寒懒洋洋地穿上了衣服走出了宿舍,到了一看是桑美.就问,你怎么来了?桑美就说,我怎么就不能来?我请你到我家做客.易水寒有些不情愿,但还是答应了.他推出自行车,载着桑美.十八岁的桑美揽着易水寒的腰,嘴里还是哼着歌.易水寒又问了,你为什么来看我?桑美就在后面喊,你和他们不一样.到了嫩江大街的时候,桑美从后面跳了下来,拽着易水寒跑到一个卦摊前,说我要卜一卦.问算卦的人,你看我们能成吗?易水寒的脸红了.算卦的人说了很多,说得桑美直笑.看着一旁傻站的易水寒,桑美说,别认真,我说着玩的.
到了桑美的家,家里没人.桑美说父母出门了,就她自己在家.在她的房间的梳妆台上有一张照片,桑美穿着军装,很漂亮.易水寒就说,你喜欢军人?桑美说,我做梦都想当一名女兵,可是梦想越来越远了.太阳忽然升了很高,屋子里也热了,桑美的脸有些红.桑美说,你坐着,我要洗洗头.又说,你听歌吧,随手打开了音响,声音很闹的,易水寒没听过这样的歌.忽然桑美在外屋喊他,让他把洗发水拿去.桑美披散着头发,桑美真的很美,易水寒心里想道.
桑美让他把洗发水倒在她的头发上,她弯着腰,易水寒顺着领口就看见了桑美跃动的胸部,感到一阵心慌.桑美看到了他的眼神,说,书呆子瞅什么呢?易水寒慌忙转移了视线.桑美就边洗头边笑.音响更强劲了,易水寒脑袋轰轰作响.桑美问发愣的易水寒,你喜欢我了吧?阳光此时正照射在她的头上,她的脸神采奕奕,发梢的水珠在日光下闪着亮光.桑美就接着说,我知道他们都不是真的喜欢我,他们只是在玩弄我,但我需要这样.你也迟早会忘了我的,我就是你生命中的过客.桑美抓住了易水寒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前,说,你要记住,这是我给你的.你是个男人了,应该懂得的.易水寒呼吸急促,下体热涨,于是挣脱了桑美的手仓皇地跑了.
易水寒没有回校,而是径直来到朋友的租住屋,他推门就闯了进去.发现朋友正光着身子压在一个女人的身上.朋友看见是他,骂道,操!进屋也不敲门?女人拽起衣服捂住了脸.朋友继续运动着.易水寒退了出去.不一会,朋友出来了,看着易水寒说,阳光真好,我们看见了灰尘,看得见人的毛孔.在阳光下相爱辉煌着呢.然后看着易水寒怪笑.这时,易水寒想起了十八岁的桑美.
易水寒依然在班级安静的听课.他听得进去,他几乎忘记了桑美.一场冷雨过后,秋意就浓了.他要为自己添一件衣服,于是在周末的午后上街了.秋老虎很毒,街上的人很多,也很闹.而此时在城市的东端,十八岁的桑美正向美桑服饰店奔来,她兑了这家店今天开业.易水寒看着美桑这两个字就愣住了,他想起了桑美.他进了店里,果然就见到桑美在里面.没有顾客,桑美的嘴里还在哼着歌,看见他就愣在那里了.气息凝滞了光线里的灰尘,都停止了舞动,柔柔地看着他们.门开了,进来了几个顾客.桑美站了起来,几个人在屋里转了一圈走了.桑美轻轻的说.我们真的又见了.易水寒感觉她的声音好象来自遥远的云端,却又那么真切.桑美给他找了衣服让他试,他穿戴整齐后,桑美看着他冒出了一句,我的弟真是个男人了.太阳已经西斜了,光线正柔和地投进房间,易水寒笑了.
易水寒没有走,他留在桑美这里.桑美伏在易水寒的肩头,说,我就是要你成为一个男人,懂得了女人后,你就知道温柔了,也有了霸气了.于是十八岁的桑美熟练地引导着 易水寒伏在桑美的身上,不知怎么就流下了泪水,他说,桑美,给我时间吧,桑美也喃喃地说,弟,你会忘了我的.我从来不相信承诺的.
桑美就真的像一片云滑向了渺远的天际.
天边有厚厚的云层压了过来,易水寒顺着高考的人流走出了考场.在一处冷饮摊坐下,要了一瓶饮料慢慢地喝.天上的云有些黑了,于是他往桑美的家走去.路的一侧是高高的墙.他走的很慢,漫不经心的数着砖块.路的另一侧是田地,他随手将饮料瓶甩了过去.忽然有雨点打在了他的脸上,他用手擦了一下,擦着擦着,流下了眼泪,他萎坐在路边哭了起来.
桑美在家,她的小屋里坐着一个留着长发的男人.桑美在洗头,看着站在门外的易水寒就叫男人帮她洗头.男人没理她,就问桑美说,他是谁?桑美湿着头发跑了出来,冲着易水寒喊,弟,你走吧,你会离开我的.男人不知从哪里操起了一根木棍砸向了易水寒的头部.丢下一句脏话就走了.易水寒用手摸着头,血顺着面颊淌了下来.
桑美跑了过来,她看见易水寒正瘫软下去,一只手扶着门,不断的下滑,留下了一道血迹.嘴里重复着,桑美、桑美.桑美扑向易水寒,不断地喊着他的名字.
门上的血迹成了怒放的玫瑰。

共 108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十八岁的懵懂,十八岁的躁动,十八岁青春看不懂过去,看不清未来,这样一个随意挥霍青春的美丽少女,多么让人扼腕痛惜,她用她低俗放肆的艳丽沾染着一个男孩纯净的灵魂,让他感受到了一种爱,也让他受到了一种伤害,美丽的青春以光年的速度灿烂着,凋谢着,糜烂着,转瞬即逝。【编辑:瞳若秋水】
1 楼 文友: 2011-10-21 22:08:5 今天怎么了,连续编辑了两篇关于青春,关于伤害的文章,心里有些郁闷了,青春太美好,青春也太脆弱,青春,让人爱着又怕着的美好时刻,问好作者。 秋水横波远8 62 91 7
回复1 楼 文友: 2011-10-21 22:26: 0 感谢秋水赏读,遥祝秋安。女性小腹部胀痛怎么了
宫颈炎怎么治疗好
藤黄健骨丸哪个牌子的好
宝宝积食食疗方法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