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潭信息港
养生
当前位置:首页 > 养生

素手天下天才灵草师

发布时间:2019-06-25 00:49:25 编辑:笔名

有*意&书#院 嘿嘿heihei168.com<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js/neirongye300-250.js"></script></br>“恩!”洛小落蜷缩在墨玉虎的怀里,低低的应了一声。她自己惹了多大的祸,她自己再清楚不过了。墨玉虎无奈的叹息一声,“值得么?”“恩!”洛小落再次低低的回答了一个字。墨玉虎沉默了,因为她根本无法理解洛小落的做法。过了很久,他才继续开口,“这样你也许会死的!”“恩!”仍旧是一声低低的回应。这下,墨玉虎是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风雪变得越来越大,蜷缩在墨玉虎怀里的洛小落动了动,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墨绿色的暗光闪过,“只要是为了他,什么都值得!”墨玉虎仍旧沉默着,抬头看着越发低沉的天空。洛小落的手指动了动,“虎哥,你先离开吧。”“这种时候离开你,你会死的!”墨玉虎的声音里带着一丝生气,“如果不是我,你怎么会做出这样的决定?”洛小落推了推墨玉虎,从他的怀里跳到了地上,深吸了一口气,抬头看着漫天的雪花,“跟你没有关系,我只是想要知道雪贵妃的下落,仅此而已。所以,百里慕寒,我必须除掉。”“但是……”墨玉虎还想说些什么,洛小落却突然身形一闪,消失在了原地。一处陡峭的山峰之上,四位须发花白的老者神色极不自然的看着面前一身湖蓝色衣裙的女子,东长老为难的扶了扶额,“若尘仙子,您这不是为难我们吗?”“我要去那里一次,不要让我说第二次…”洛小落一脸倔强的看着他们四个。四位老者对视了一眼,“那里已经是一片废墟了,而且他们并没有去冥界轮回,您…”“你们怕我出事?放心,我不会那么冲动了,当初如果不是情非得已,我也不会去屠城,今天我去那里祭拜他们,完全就是为了让心里好受一些,仅此而已,所以,你们不要拦我…”洛小落抬起头,雪花打着旋的飘落到她的脸上,眼里,“真是让人火大啊,经历了那么多,终竟然落得如此的结果…”将心里的那口浊气长长的呼出,洛小落的嘴角逐渐的漾起了一抹明媚的笑容…四位老者看着身体逐渐变的透明的洛小落,也是连忙各自结了个手印,消失在了原地。洛小落看着眼前白茫茫的一片,食人城的雪下得比玄都还要大一些,被烧成废墟的食人城已经完全的被雪掩埋在了下面,洛小落一步一步的靠近,脚踩在雪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洛小落慢慢的走着,脚踩在雪地上发出的声响却逐渐的乱了起来,她的心里一紧,脚步顿了一下,回头看去,空旷的雪地上赫然出现了一大片参差不齐的脚印…“何必躲躲藏藏的呢,出来吧…”洛小落深吸了一口气,整个身子转过来对着那片脚印弯了弯腰,“当初将你们杀掉,真的是抱歉,你们食人城向来以吃人为生,死后也是入地狱,我承认,当初我为了救人有些不择手段了…”洛小落的声音越来越低,低下头的时候才发现,越来的茫茫的雪地已经变成了血地!自己蓝色的裙角上面都沾上了鲜红的血液,颜色变得诡异起来…天空上的云越压越低,周围开始变得黑暗,犹如那个屠城的夜晚一样…一阵凛冽的寒风夹着一阵血腥的味道吹来,洛小落不由的用手遮住了眼睛…前所未有的危险气息让洛小落眉头一皱,倏地消失在了原地…洛小落站在废墟之上,手慢慢的从眼睛上移开,目之所及的地方,全都变成了鲜红色,被凛冽的寒风一吹仿佛可以流动的血液一般…而刚才空无一人的血地上此刻挤满了人,其实也根本不能算是人,因为有的没有头,有的没有胳膊,还有的胸口正在滴着鲜红的血…血腥的场景,洛小落并不是没有见过,只是这个血腥的场景,她却是次见,胃里突然一阵翻江倒海…“还我命来!”“还我命来!!!”一声声令人头皮发麻的凄厉声音从洛小落的四周不断的响起。洛小落的鞋子已经被血完全浸透,湿黏的感觉让她心里都不舒服起来。“你们想做什么?”轻飘飘的一句话,却让那群残缺不全的尸体齐齐的停下了脚步。雪仍旧不断的飞扬,只是落到地上雪白便变成了殷红一片,洛小落冷眼看着周围,眼中流露出一抹愧疚…“还是那句话,对不起…当初是我太冲动了,我得知你们都没有投胎转世,所以来看看,道歉以后,希望你们可以步入轮回…”洛小落抿了抿唇,后面的声音也变得冷漠起来,“对于我的道歉,你们接不接受,我就不管了…”地上的血越聚愈多,洛小落低下头,自己的裙摆已经完全失去了原来的模样,摸了摸耳垂,“你们不去投胎也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当初你们是人的时候一起上都打不过我,现在你们是鬼,更是一点儿机会都没有,倒不如用你们的脑袋记住我的模样,深深的记住,投胎的时候,不要喝那碗孟婆汤,等来世找我报仇…”寒风夹着雪打在洛小落的脸上,生疼。伸出双手揉了揉脸,眼睛慢慢的弯成了新月一般。耳边呼啸的寒风刮过,鼻尖传来的阵阵血腥味道,洛小落很想立刻走人,却还是坚持了下来,直到天色真正的变暗,沉寂已久,已经变成了一个雪人的洛小落突然在原地跳了两下。身上的雪瞬间抖落到地上,却没有变红…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洛小落看着周围的尸体慢慢的消失,血色的大地逐渐的被洁白的雪掩埋,就像一段尘封在记忆深处的往事一般…洛小落动了动麻木的双手,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终于,终于可以不那么内疚了…”“司马若尘,我一定会回来找你报仇的!”一个消失在洛小落视线里的人,信誓旦旦的开口,看她的眼神似乎要喷出火来。洛小落笑着点了点头,“我等你!”所有的一切归于平静,就连寒风似乎都温柔了下来,洛小落站在雪地里很久很久,一抹湖蓝色的身影衬着一望无际的茫茫白雪,清冷而又孤寂!天色变得越来越暗,越来越低,略带恐怖的黑色慢慢的沉了下来。洛小落深吸了一口气,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明显,“该来的总归是要来的。”一道道闪电突然划过上空,将整个神武大陆照的犹如白昼。所有的人,心里都在恐慌,冬天提前来临,闪电不断却没有任何的动静。没有人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只知道,这一年的冬天,整整持续了五个月…这一年的冬天,冻死的人不计其数!霄王府内,当片绿叶伸展的时候,整个王府都沸腾了…玄霄站在院子里的枫树下,看着毫无生机的树干,心一抽一抽的疼着。这半年,尽管一直是寒冬腊月,但是他却始终没有放弃寻找洛小落,但是不管他动用了多少关系,却始终没有她的下落,她就仿佛是在人间蒸发了一般。“王爷!”杨妥站在玄霄的不远处,小心翼翼的开口喊道。玄霄深吸了一口气,脸上的表情波澜不惊,眼神中没有任何的情绪,淡淡的回应了一声,“发生什么事情了么?”“司马将军想要见您。”听着玄霄毫无生气的声音,杨妥不由的叹息一声。自从自己家的王妃离开以后,他就没有见自己家的王爷笑过。他的笑容仿佛也随着洛小落的离开而永远的离开。听到司马将军四个字,玄霄的眼中终于有了另外一丝情绪,“是不是尘儿有消息了?”杨妥看向地板,终慢慢的摇了摇头,“没有!”“哦!”再次恢复了古井无波的模样,玄霄的手轻轻的触碰着代表洛小落生命力和灵力的枫树,心再次沉到了谷底。“王爷,司马将军…”“我知道了,马上去!”玄霄打断了杨妥的话,手缓慢的从枫树上拿开,然后大步流星的朝着外面走去。毕竟是爷爷,总是要见的。一阵清风吹过,树枝摇曳,没有人发现,原本已经毫无生机的枫树顶端,一片崭新的叶子正在慢慢的伸展…一处风景优美的地方,仿佛一直沉睡的女子终于慢慢的睁开了双眼,墨绿色的眸子显得异常诡异。“你醒了?”如沐春风的声音传入耳际,让她的双眸终于慢慢的恢复了原本的色彩……</p>

淮北治疗癫痫的专科医院
平凉哪家专治癫痫病
榆林治癫痫的专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