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潭信息港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深渊末路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20:07:50 编辑:笔名

“好冷!这里怎么回事!”当我睁开眼睛,却发现林顿研究员并不在检查室,整个检查室很寒冷,我忍不住打了个寒颤,看了看身上穿着的单薄衣服,我不由的开始庆幸自己提前醒了过来。  现在是什么时间,检查室里的闹钟显示的时间是三点,也不知道是上午还是下午,哪一年哪一月的,我只感觉自己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发生了很多奇怪的事情,在梦里,我仿佛亲身参加了很多次的战斗,那种感觉很奇怪,尽管我很清楚的知道,我从来都没有离开过DR基地,我也从来都没有参加过战斗,但是为什么我会有这种感觉?  “咝咝!”忽然的一股凉意袭来,冷的我都不由打了寒颤,我这是才去认真的观察自己的处境,我看到房间里有些地方竟然出现了冰霜,右臂上打着的吊液也被冻住了。  “真是糟糕透顶了!”我这么抱怨着,然后试着活动身体,还好,身体可以自由活动,尽管很冷。  我用左手将手臂上的吊针拔下,看了一眼那吊液的源头——镇定剂!“林顿研究员,你真是个疯子,给我注射这么多的镇定剂!”说完,我将戴在头上的大型“头盔”取下,手指触摸着这冰凉的“头盔”,“这就是对我进行大脑检查的仪器?”  “哐啷!”一声,我将这个“头盔”扔在地上,然后从躺椅上走了下来,穿上了一双鞋子,我开始慢慢的活动身体,这间检查室似乎与我进入时有些不一样,这个躺椅?这台电子设备,还有门,这个门比那间检查室要大一些!  “吱啦!”一声,我将检查室的门拉开,我走了出去。  “那里还有人,你们几个快去捉来,如有反抗,格杀勿论!”忽然的从走廊深处传来了声音,立时便有密集的脚步声传来,声音由远及近。  “什么情况!”我不由的疑问起来,“怎么睡了一觉,DR基地就变的这么不正常了?”  “快!EL13号走廊,这里有人!刚才是谁搜查的!”走廊深处再次传来了吆喝声。  “不好!他们想要杀我!”这是我的反应,于是我便撒开步子向走廊另一个方向跑去,一开始我感觉跑步很困难,因为我的身体还没有从寒冷中缓过来,不过我依然能够保持着轻盈,几乎是没有脚步声的,不知道这是为什么,我总感觉我现在很有战斗天赋,很多军事战斗动作我感觉都非常的熟练。  十五分钟后,我爬到通风管道上面,静静的趴伏在这里,呼吸也变的极为平静,我终于看清了对方,他们都是国家的士兵,只是标志与DR基地的不同罢了,这会他们纷纷从我身下向走廊的另一头跑去。“终于摆脱了他们!我平稳了呼吸,安静的看着他们。”  现在我的身体也逐渐恢复了,至少给我的感觉身体已经热了,行动很灵活了!  “抓到了!”就在这时,从离我不远的一间房子里传出来士兵的惊喜声,我遁着声音悄悄看去,只见四名士兵用枪押解着一个人从那间房间里走出来,随后在其他房间里搜查的士兵纷纷冲了出来,士兵们做出了警戒姿势,然后这些士兵便准备撤了。  “是be154!”这是个克隆人,我知道他是DR基地里面的一员,这个人是这里的一名士兵,只是平常接触较少罢了,要不要帮他?  正当我在犹豫不决的时候,走在那些士兵前面的be154忽然发动了攻击,他身子忽然下蹲,然后猛的转身发力向身后用枪指着他的一名士兵攻击而去,那名士兵因为警惕性不足,被be154意外抢去了步枪,随后be154拿着枪转身滚到一旁的一间研究室里。  “杀了他!”士兵里忽然爆发出一声大吼,随后激烈的枪战开始了,“突突突!”的声音在走廊里突兀的传了出去,那间研究室的门框都被无数子弹打成了千疮百孔,一阵攻击结束后,士兵们便停止了进攻,“围过去!”  就在这时,从那间研究室里忽然传出了密集的枪击声,“哒哒哒!”一阵声响后,几名走在前面的士兵应声倒下。  “使用枪榴弹!干掉他!”  “砰砰砰!”三声过后,三发枪榴弹从破碎的实验室门射入了实验室,“咚!”一声巨响,我感觉整个走廊都震动了,不知那名be154是死是活,我有些紧张,都是自己国家的人,大家为什么还要这么做?  “报告队长,目标已死亡!”  “收队!”  “是!”  在我身下士兵们迅速的撤离了。  许久后,再也没有声音从别处传来,我却陷入了沉思中,“这到底怎么回事?他们为什么要针对DR基地?”我想了很久也没有个答案,看着还躺在走廊里的那些死去的士兵,我的心情很复杂,“悄悄地过去看看吧!”我从通风官道上,慢慢的爬下来,从地上捡起来了一把步枪,拉了下枪膛,“枪还能用!”这一觉醒来,我就发现自己已经有了很大的不同,仿佛我就是一名强大的战士。  DR基地我比较熟悉,我追着那些撤离的士兵,慢慢的摸了过去,半小时后,我终于摸到了DR基地的中心大厅,我躲在走廊一侧的阴暗里,慢慢的往大厅看去。  “报告少将!DR基地已搜查完毕!没有漏网之鱼!”刚才那队搜查我的士兵中,有一个队长模样的人正在报告情况。  “很好!”一名少将军衔的人满意的点点头,在他面前跪着数百人。那些人我都认识,他们基本上都是DR基地的人。少将军官看向面前跪着的一个男人,他用手将那个男人的脸抬起,“林顿研究员,我该说什么好呢,基地里还有漏网之鱼么?”  林顿研究员现在是蓬头垢面的,他的脸色很难看,“哈哈哈!我的研究,我的研究,是你们当初让我这么做的,今天你们却要这么对待我,这是为什么,卸磨杀驴么?”  “不不,林顿,事情不是你想的这样的,如果不是你实验出了问题,DR基地的秘密也不会被其他国家知道,黄寒翔他人呢?”  “黄寒翔,哈哈哈哈,你们是抓不到他的,他是我完美的作品!我们人类史上的一个奇迹,你不会懂的,哈哈!没有人能够接受得了记忆与数据的多次转换,你们这些傻瓜,只要给我时间,我一定会让国家强大起来的!”  “林顿,很抱歉,如果DR基地不被销毁,我们国家就会因此卷入国际浩劫中,黄寒翔,他作为不该出现的人,也必须要死!”  “所以,我只是一个牺牲品,哈哈哈,不过,黄寒翔他不会让你失望的!”林顿看着这名少将,冷笑着。  “没错!”少将点点头,走开了,他慢慢走到那些士兵身边,然后转过身来,“杀了他们!”  “突突突!”少将身边的士兵同时扣动手中步枪的扳机,大量金属弹头疯狂的射入那些跪在大厅中的人类身体中,他们惨嚎着,痛苦着,然后慢慢的死去。  目睹着这一切,我无言已对,这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一觉醒来这个世界都变了,“黄寒翔?他们说的黄寒翔是我么?”我不由的疑问起来,我非常清楚的记得我就是黄寒翔。如果他们所说的黄寒翔就是我,那么岂不是说我现在很危险?林顿研究员说我是一个可以接受记忆与数据的多次转换的人,这是怎么回事?  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我想现在不是疑问的时候,应该想办法逃离这里,尽管我可以肯定我现在有很强的战斗能力,但与这些训练有素装备精良的正规部队士兵作战,对于现在的形势来说,我还是很危险的,因此我决定要逃离这里。  DR基地对于我来说,自然是很熟悉,我决定要赶在这些人撤离DR基地之前离开这里,因为我清楚的记得那名少将说过要将DR基地销毁掉,这个“销毁”让我感觉很危险!  “扑通!”一声,我想办法将守卫在DR基地出入口的士兵引开,然后从半开着的大门跳了出去,落入了一旁的草丛中,至此我终于成功的逃出了DR基地。  跳出大门的那一刻,我激动的哭了,我想这是半年多来,次离开DR基地吧,而且从今天开始,我将是一个自由人了,远离了DR基地入口,我停下了脚步,“啊!”我深深的吐出一口气,匍匐在地上,忍不住亲吻这自由的土地,“今天,我自由了!哈哈!”  “我”和“我们”  在山区里我狂奔了三天,终于走出了DR基地所在的那个山区,在我前面大约五公里的地方有一个小镇,“但愿在这里能够让我找到一些答案吧!”  当然这三天里我依然很快乐很开心,那种久违的自由感竟然让我一开始都有些不知所措,但我并不迷茫,我决定了现在我要回家,见一见莉亚和欧丽妮,她们见到我一定会很开心的!  小镇子不大,只有一条街,我悄悄的潜入了镇子,随便找了一户人家,闯了进去,搜索了一圈,我将这栋房子的主人,一个醉汉拖到了卫生间,然后用洗澡的喷头将他弄醒,那人睁开眼睛,便惊恐的看着我,“你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院子里停的越野车是你的么?”  “是我的,不过老兄,你要做什么?”  我看了看这人的体型,感觉和我差不多,“给我拿来一套宽松的衣服!然后你开车带我去N市!”  “不不,大哥,您要去您自己去吧,我没有时间!”那名醉汉摇头说道。  我二话不说,直接用步枪枪口顶住了他的脑袋,“现在呢?”  ……  一小时后,我穿着一条宽松的牛仔裤,上身穿着一件黑色的紧身T恤,带着一副墨镜,坐在一辆越野车里,在燥热的阳光下,朝着N市狂奔而去。  “黄先生?您真的叫黄寒翔么?”那名醉汉一边开着车一边朝我轻声询问。  “有问题么?”我看着前面的马路。  “没…没问题,额,哦,我叫卢克斯!”  “嗯。”  “黄寒翔先生?我忽然想起来一件事情!”  “说!”  “前天早上我看新闻,说政府在通缉一名逃犯,他就叫黄寒翔!我不确定他会不会是你,希望你不是那个人!”卢克斯一边开车一边说着,说完他还看了看被黄寒翔藏匿在脚下的步枪。  “你在怀疑我?”  “不,我没有!”  “你在怀疑我!”我狠狠的看着卢克斯,“你在计划将我如何送给警局!”  “不,不,黄先生,我没有这么想过!”  “如果我是你,我也会这么做的!”  “好吧!”卢克斯毫无底气的回答着。  “我挟持你!然后让你开车带我去N市,这不就是罪犯么!”  “是的!”卢克斯舔了一下嘴唇,“如果遇到他们,我们该怎么办!”  “你可以避开他们!”我看了看窗外,“你有警官证,应该不难吧!”  “你怎么知道的!”  我从身上拿出一把手枪和一个钱包,“这是警用手枪,钱包在你的牛仔裤里!”我将钱包打开,然后掏出来一个警官证,然后将警官证甩给了他,“我就是新闻通缉的那名黄寒翔,你有很多选择,但是在你做出选择之前,你会先死去的!”  “我知道!”卢克斯点点头,“尽管新闻掩盖了一些真相,但是我不得不承认你很强大,我会将你送到N市的,但之后你就自求多福吧!”  我并没有回答,而是点了点头。  就这样,在卢克斯的掩护下,两天后,我顺风顺水的来到了N市。  我让卢克斯将我送到一处地下停车场,然后我将他打晕,用他身上的电子手铐将他靠在方向盘上,我设下密码,带上他的手枪便离开了,我已经将那把步枪给丢在了荒野上。  一路上我小心谨慎,半个小时后,我终于回到了阔别近四年的家,但是当我回到家所在的那栋楼是,却发现情况有些不对劲,因为那里被戒严了,二十层那里还在冒着熊熊烈火,大量的警车消防车早就把这栋楼围的水泄不通,而我就那么死死的盯着着火的那层楼。  “那是我家,哦,不,欧丽妮,莉亚,你们怎么样了!”当我意识到着火的那层楼是我家时,我不由的紧张起来。  看了看四周的形式,我决定先是打听一下情况再说。  我悄悄潜入我家对面的一家咖啡厅里,我看到一个靠窗的位置是空的,我走过去,坐在了那个位置,我取下了墨镜。  一名服务生走来,“先生,请问您需要什么?”  “一杯咖啡!”我随口说道,“对面那栋楼怎么回事?”  “好的,先生!”那服务生先是用手中的点单器为我报了单子,然后才微笑着说:“据说是那家人和近新闻上的那名通缉犯有关系,今天一大早在那里就发生了激烈的枪战,后来就燃起了大火,之后情况就不清楚了!”  “哦,好的,谢谢!发生这么恐怖的事情,没有影响到这里的生意吧!”  “有一些影响,但事情还不算糟糕!”服务生继续保持着微笑,“对不起先生,我去给您取咖啡!”  “好的,谢谢!”我从身上掏出来一些零钱给了他,反正这些钱都是卢克斯的。  服务生转身走了,当他走到后堂的时候,我也起身离开了,因为我从那名服务生眼神中看到了一些异常,我想他应该是猜到了什么。  来到街头上,我将墨镜继续带上,然后朝着N市西面郊区走去,如果记得不错,在那里是一个棚户区,人口混杂,为重要的是,我家在那里还有一处住宅,那是早些年岳父留给莉亚的遗产,那里的房子都是三无住房,没有产权证,没有在相应机关备案,没有详细的使用规定,因此知道我家在这里有一套房子的人并不多,那个地方一直都被当做仓库固定租给了一个生意人,而在那套房子下面有一个地下室,那是别人都不知道的,我想莉亚她很有可能会暂时躲在那里。 共 11235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专治男科研究院
云南哪家治癫痫研究院好
酒精对癫痫有好处吗?

上一篇:看画展1

下一篇:发生学的事物1